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母殇





  初夏傍晚,正午时分的毒日头已薄隐西山,微风拂面带来丝丝爽意。我却满身臭汗,瘦弱的肩膀上挂着好几个大袋子,这些都是妈妈和辛阿姨逛了大半个下午的战利品。看着眼前两位超级大美女还正在一家名牌服饰店兴致勃勃挑选着各自中意的商品,我不禁暗暗叫苦:「女人真是天生的购物狂啊!都逛了一下午了,我两条小细腿早已打颤,她们穿着高跟鞋却一点事都没有?!」虽说埋怨归埋怨,但我却一点都不后悔陪她们出来逛,像妈妈和辛阿姨这种级别的大美女,她们是美丽优雅时尚的代名词,这种粗重提包的活怎么能让她们亲自做呢?!肯定得有我来代劳了。当然这是场面上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内心深处我还是有个邪恶的小秘密的,妈妈和辛阿姨姿容秀丽、美艳绝伦自不用多说,尤其是她们是学舞蹈出身,身材婀娜有致,曲线玲珑曼妙,走起路来性感圆翘的臀部随着苗条的柳腰摇曳轻摆,对我这种刚刚进入青春发育期的小 男 孩来说,每每都让我难以自持。每次和她们逛街,我提着大包小包跟在她们屁股后头,都将是我可以正大光明地欣赏这副绝妙美景的最佳时机。

  「曼妮,前面就是xxx家具城,听说那里新到了很多欧洲新款,好漂亮的哦,我们去看看吧。」辛阿姨意犹未尽地说道。

  「真的啊!?那我们快去啊!」妈妈听了美目发光,拉着辛阿姨兴致勃勃地朝那杀去。「宝贝儿子,你还吃得消吧,妈妈还要逛哦!嘻嘻!」「不会吧?!还要逛啊?」我一听差点晕过去,都整整一个下午了,她们哪来这么多的精力啊?!看来天下是没有白吃的午餐的,我只好强打精神跟了上去。

  折腾了好久,妈妈终于相中了一套屏风,在我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苦难和旖旎并存之旅正式宣告结束。我坐在车里,噘着小嘴不停地揉捏发酸的小腿,不满地发牢骚:「妈,买那个屏风干嘛啊,还得自己组装,多麻烦嘛!」妈妈爱怜地摸摸我的脑袋,柔声说道:「宝贝累坏了吧!妈妈和你说了,不用陪妈妈一起逛的嘛!」我心想不陪你们逛,那怎么行呢?!这可是我最大的福利哦!嘴上可不敢露出丝毫真实的想法。「陪妈妈逛街是应该的啊!我长大了有力气了,妈妈你看,这么多东西,我怎么舍得让妈妈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自己提呢。」「小坏蛋,就你嘴巴甜!」妈妈笑骂道,脸上却露出浓的化不开幸福笑容。

  「呵呵,女人都是这样子的,一逛起街来什么都忘记了,下次,不要陪妈妈一起出来了,看你累成这样子,妈妈心疼死了。」地板上一大堆凌乱地屏风零配件,我彻底傻了眼。刚才还向妈妈打了保票说我肯定没问题,这么简单的东西还不手到擒来啊!现在糗大了,关键是好几个部件都扭在一起,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拆开再恢复成原状?!汗,暴汗!

  「宝贝儿子,弄的怎么样啦?!」妈妈轻柔地声音传来。

  妈妈进来后看着地上这么一大堆,好笑地看着我。「呵呵,小坏蛋,妈妈都叫你别弄了,让你爸爸回来的时候再弄嘛!」「呵呵。」我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傻笑。

  「还笑,别弄了,快去洗手吃饭去。」妈妈见我磨磨蹭蹭地呆着没动,好奇地问道:「怎么还不走啊?」「呵呵,妈妈,我……我……」「怎么啦?」「它……它好像恢复不了原样了!」妈妈听我这么说,也傻了。「啊!不能恢复原样!那这么多东西都得堆在客厅里啊?!」「嗯……好像是这样的。」我脸囧得通红,低着头都没好意思看着妈妈说话。

  「唉,这可怎么办啊!你爸爸出差下个月才回来,难道就在客厅里放一个月啊?!」「对不起,妈妈,都是我……」「傻孩子,妈妈怎么会怪你呢!」妈妈见我这副沮丧后悔样,好笑又怜惜地抱住我。「妈妈给你爸爸打个电话问问,看看有什么办法补救。儿子乖,快去洗手吃饭。」一点胃口都没有,巴拉了几口饭后就一点都不想吃了,只希望爸爸能解决我吹牛乱夸海口造成的烂摊子。

  「妈妈,爸爸怎么说?!」我焦急地看着走过来的妈妈。

  「你爸爸说他没看到东西怎么样,没办法告诉我们。」「那我马上拍照片给爸爸发过去!」我赶忙站起来去房间里拿相机。

  「呵呵,不用了,他会叫人过来弄的。」

  听见门铃响,我急急忙跑过去开门。刚才电话里爸爸说会让他公司里的一个员工过来组搭屏风,我正等的心急呢!

  一个二十出头的男人站在门前,穿着一件绿色的旧夹克衫,黑色的裤子又肥又大,脚上的球鞋灰蒙蒙地沾了一层灰。个子不高留着平头,国字脸大鼻子,眼睛不大嘴唇厚厚的,看起来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见我盯着他看,他一双大手不安地扭捏在一起,结结巴巴地说:「您好,我……我是……周总……让我来……」「弄屏风的吧!」我等了好久了,看他磕磕绊绊地说不出整句话来,不耐烦地把他拉进屋里。

  「苗苗,谁来了?」妈妈听到门铃响,从房间里出来。

  「妈,是爸爸公司里的。弄屏风的!」

  「您……您好……我……我……」那个男人一看见妈妈,脸霎时涨得通红,整个人都紧张地发抖了,嘴里哆哆嗦嗦更加说不出话来。

  我早已见怪不怪,男人看到妈妈基本上就这个德行。「快点进来弄啦,等了你好久了!哦,记得脱鞋知道吗。」「苗苗,不要这么没有礼貌!」妈妈见我说话这么不客气,嗔怪我一声。「你好,是周总叫你来的吧,真是麻烦你了!」「没事……没事……不……不……麻烦……」他双手乱摇,嘴里忙不迭地接道。

  「呵呵,那快进来吧,我给你泡杯茶。」妈妈对着他优雅得体地微微一笑。

  「快点啊!你怎么还不进来啊!」我看他愣在那里傻乎乎的一动不动的样子,心里来气催促道。

  「我……我……」他低着头脸红的像火烧似的。

  「你,你什么啊!快进来啊!」

  「苗苗,不许这么没礼貌!」妈妈略带责备地看了我一眼,转过头轻柔地对他说:「不要客气,请进来吧。」「我……我……穿球鞋……今天……脚有点……臭……」看他像是世界末日似的挤出这么句话来,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对不起……对不起……我……」他看见我放肆地大笑,更加窘迫地低头不敢看我们。

  妈妈听见他这么说,捂着美丽的菱形唇角也哑然失笑,可能是觉得不太礼貌,妈妈嗔怪地看了我一眼。「没关系,快进来吧。苗苗给叔叔拿双拖鞋。」「我靠,也太臭了!真是乡下人不讲卫生啊!」他低着头跟在我后面,隔了这么远都能闻到一股臭脚丫子的味道,我心里暗骂了一句。

  「就是这些了,说明书在地上,你弄好了叫我们,知道吗!」本来还想看看他是怎么捣鼓的,可他的臭脚丫子熏的我一阵反胃,赶紧离他远点。

  「妈,好臭哦,熏死我了!」我跑到厨房装出快要憋死的样子。妈妈正在给他泡茶,见我一副夸张的表情,轻轻地掐掐我的脸颊,好笑地说:「哪有这么夸张哦!」「真的很臭啦!妈妈你刚才不也是闻到了嘛,我还看你皱眉头了呢!」妈妈见被我当面揭穿,粉脸微微一红。「哪有啦,快点把茶给叔叔端过去!」「哼!明明你也闻到了嘛!还说我不懂礼貌,真是虚伪!」我愤愤不平地端着茶走到客厅,重重地把茶杯放到茶几上,没好气地说:「喝茶。」说完转身赶紧离开,离开时还不忘说一句「臭死了!」听到我这句话,他低着头没吭声。

  「都……都弄好了。」他走到我们面前小心翼翼地说,可能怕距离和我们太近了脚臭熏到我们,自卑地又往后退了几步。

  「是吗?」我狐疑地盯着他,这么快就弄好了?那不显得我太那什么了嘛!

  不相信地跑到客厅一看,还真的组搭好了,甚至连地上都已扫的一干二净!

  妈妈非常的满意,笑吟吟略带捉狭地看看我,我脸一阵阵发烧,自己逞能夸下海口却弄的一塌糊涂,人家一来就搞的妥妥当当!人比人气死人啊!「哼,这乡巴佬真讨厌!就不会给小爷我留点面子啊!」我郁闷的要死,自觉地把火气全洒在他的头上!

  「谢谢你,留下来吃晚饭吧。」妈妈客气地挽留他。

  「不了……不了……我不饿,我吃过了……」他挥着手急急忙忙地回绝。

  「哦,那这样这个你拿着。」妈妈递给他100块钱。

  他看妈妈给他钱,吓了一跳,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紧张了,语无伦次地摇着手。

  「不要钱的……不能要钱的,周总交代过的,不要钱的……」边说边往后退。

  「小心!」我大叫一声。

  还是晚了!

  在他错愕的眼神中,啪一声脆响,地上一大堆陶瓷碎片。我闭上眼睛,都不敢看接下来的画面了,这回事情真麻烦了!他摔碎的是妈妈最珍爱的宝贝,我好像听妈妈说过这是她小时候外公送给妈妈的生日礼物,一个可爱的小天使,这些年来妈妈对它视若珍宝,几乎每天都会擦拭几回。连我平时想碰一下,妈妈都心疼的不得了,现在却被那个乡巴佬给摔碎了!我都无法想象妈妈现在妈妈呆呆地盯着地上的碎片,似乎还未从震惊中醒来,雪腻柔细的粉脸渐渐转白再至青灰,红润柔软的嘴唇激烈地哆嗦着,豆大晶莹的泪珠涌出眼眶。

  「对不起……对不起……我……」他早已吓傻过去,只会重复这几句话。「我……我赔钱……我……」「出去!」泪水滑过雪颊。

  「对……对不……我……」

  「出去!」妈妈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朝着他歇斯底里地喊叫。

  我也被妈妈的表现吓到了,从来没见过妈妈这么情绪激动失态过。在我印象里妈妈总是轻声细语仪态优雅,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看来这个外公送给妈妈的礼物在妈妈心中的地位大大超过了我的估计。

  我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爸爸,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话筒里传来一声叹息声。「唉,你妈妈这次可是真伤心了,都是我考虑的不周详啊!

  这鲁兵怎么这么毛手毛脚的啊,平时看起来很稳重的啊?!」虽然我看那个乡巴佬很不顺眼,可妈妈的表现好像有点过激了。「爸,不就是个小陶瓷玩具嘛!又不值钱!虽然是外公送的,不过妈妈的反应好像太大了吧!」「唉,苗苗你不知道,你妈从小和你外公就很亲,你外婆去世的早,是你外公既当爹又当妈的带大你妈的,那个陶瓷玩具是你外公送给你妈妈十六 岁生日的礼物。你妈妈一直想把你外公接到咱们家住,打算好好孝敬他老人家,你外公怕麻烦晚辈一直都不肯过来。前些年你外公突发脑溢血过世了,你妈妈心里后悔的要命,觉得自己太不孝顺了,要是坚持接你外公来的话,或许他老人家也不会走的这么早。这个陶瓷玩具就成了你妈妈对你外公最珍贵的回忆了!」我现在才知道里面还有这些曲折,怪不得妈妈会这么伤心!

  「苗苗,爸爸不在家,你也是个小 男 子汉了,妈妈现在这么伤心,你要好好的照顾她。」爸爸在电话里语重心长地叮嘱我。

  「妈,你好点了吗?」我蹑手蹑脚地推开房门。妈妈靠在床头,曾经光彩明媚的眼神里笼罩着浓浓的哀伤,床边的柜子上,破碎的陶瓷碎片放在一块黑布上。

  「妈,你吃点东西吧,晚饭你都没吃。这是我给你熬的鸡蛋汤,你吃一点吧。」妈妈微微摇摇头,视线仍不舍得离开那些破碎的瓷片,可能是又想到某点伤心处,泪水又顺着苍白湿濡地脸颊滴落在枕头上。

  看着妈妈黯然神伤的凄苦模样,我心里涌起一阵心疼不舍,对那个乡巴佬厌恶痛恨更深了。

  舀起一汤匙鸡蛋羹递到妈妈嘴边。「妈妈,这是你儿子亲手做的,你尝一口嘛!你儿子可是第一次做东西哦,我的第一次可献给妈妈了哦。呵呵!」我试图说些俏皮话逗妈妈开心。

  妈妈听我这么说,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柔夷轻轻地抚摸我的头部。「苗苗乖,懂事了。知道给妈妈做吃的了。妈妈谢谢你,可妈妈真的没有胃口。」「妈妈,要不我把鸡蛋汤先放在这里,等你想喝的时候再喝。」看到妈妈的视线又回到了那堆陶瓷碎片上了,我心里一叹,知道今天的事对妈妈的伤害太深了。

  轻轻地退出房间,只寄望时间能抚平一切伤痕。

  他蹲在大厦大门口,看我回来了,腾地站起来向我跑来,可能是动作太大了,球鞋也跑掉了一只。「我靠!」我心里更加鄙视了,农村里的人就是恶心,好好的不坐偏要蹲在那,而且鞋也不穿穿好,不晓得自己的脚丫子有多臭嘛!真没有素质!

  他可能也觉得自己刚才的模样太难看了,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呵呵,放学回家啦。」瞧他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说:「废话,我不回家来这里干嘛!

  你瞎啦!」他也不生气,还是带着一脸陪笑。「呵呵,回家就好,回家就好。」「你来这里干吗,你还有脸来啊!你把我外公送给我妈的礼物打破了,还有脸来啊!我妈都被你气病了!」一想起那天那摔碎了外公给妈妈的礼物,我就恨得牙痒痒。

  「真的?!」他脸上一愣。「原来是这样,对不起,我不知道它这么珍贵,我赔钱好吗?要不你告诉我,我去再买一个……」「谁要你的臭钱!你去再买一个?那意义能一样吗?!那是我外公留给我妈妈唯一的纪念物,你去哪里买啊!」我冷笑地打断他。

  「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外公去世后,我妈妈心里一直很愧疚没有在他身前好好孝顺她,一直后悔没有接他过来住,这些年来我妈妈被这个遗憾一直折磨着,而那个礼物是我妈妈唯一的念想,你倒好一来就把他打碎了,你个丧门星!」我越说越生气,扬起手来就想给他一巴掌。他也不躲避,脸直愣愣地对着我的手掌。他这个样子我反而不想动手了,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进了大门。

  「妈,刚才那个乡巴佬又来了,真讨厌!」一进门我就和妈妈说了刚才楼下发生的事。

  「嗯,刚才他来敲过门。」妈妈正在厨房洗菜,头也不抬淡淡地说。

  我一听就有点急了。「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啊,都不理他了,还来烦人家!

  早知道,我在楼下就打他了!」

  「苗苗小孩子不能没有礼貌的,妈妈平时是怎么教你的?!」「可是他摔碎了妈妈的东西啊!」我有点不服气。

  「他摔碎了妈妈的东西,妈妈生他气,可你也不能打人家啊,不管如何打人都是不对的,知道吗?」妈妈很认真地对我说。

  我低着头默不作声,可心里却不赞同妈妈的说法。「哼,下次他要是再来的话,我一定不放过他!」二这些天妈妈的情绪稍微有些好转,不像前几天日日以泪洗面茶饭不思,也开始去舞蹈馆授课了。

  一放学我有点不放心,就到妈妈的舞蹈馆去,打算接她一起回家。刚一到街口,就看见妈妈从舞蹈馆门口出来,我正准备挥手和妈妈打招呼。一个身影从门边窜出来,一把拉住妈妈的手就往前走。我一愣,那个男人不就是摔碎外公送给妈妈陶瓷玩具的乡巴佬吗?!他怎么还敢来啊?!他要拉妈妈去哪里啊?!心头一阵火气,捡起路边的石块我就往前冲去。还是晚了一步,妈妈在挣扎中被他带上了一辆出租车。

  我心里发慌。「他想干吗?带妈妈去哪里啊?!妈妈会不会有危险啊?!」赶忙也拦下一辆出租车跟在他们后面。在车里我拨打妈妈的手机,却关机了,心里更是着急!前面的出租车渐渐驶离城区,往郊外开去,我的心越发不安!不知不觉一大片公墓群出现在眼前,那辆出租车也停在了一个大门前。「咦?!这不是xx公墓吗?!他带我妈妈到这里干什么啊?好像外公也是葬在这里啊?!」赶紧下了车,跟着跑了进去。嘴巴张的大大的,被眼前的一切搞的稀里糊涂!

  乡巴佬正跪在外公的坟墓前,妈妈就站在他的旁边。「老人家,您不认识我,请允许我做下自我介绍,我叫鲁兵,是您女婿公司里的员工。前些天我到您女儿家里组搭一个屏风,由于我的疏忽大意,我不小心摔碎了您送给您女儿的陶瓷天使。您的女儿当时非常生气把我赶走了,为此还气病了!我一直想向她赔罪她却不愿理我。后来我知道了,这个礼物对他有种特殊的意义,是您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您知道吗?这个礼物承载了她对您全部的思念和愧疚!这些年来她一直在自责,自责当年没有接你回家来住,接你过来安享晚年!您过世后这成了她的一个心结,一个或许永远都无法解开的心结!可是您老人家会愿意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一直生活在这个阴影中吗?不,不会的,您在天堂里一定是希望她能过得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子欲养亲不在是为人子女的遗憾,亲已亡子消沉,却更是亡者的悲哀!今天我把她给您带来了,在您面前我请求她的原谅,更希望她在您面前请求您的原谅!一个在天堂的父亲还在时时为女担忧的谅解!」眼前的一幕把我震撼到了,没想到这个乡巴佬还会有这一面,虽然他这个人让我很讨厌,可不得不承认他刚才的话很有男人气概。

  妈妈早已在外公墓前哭的梨花带雨。「爸,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当年我要是坚持把您接过来住,您也不会……对不起……」妈妈说到伤心处,娇躯发颤软瘫在外公墓碑前。

  「哭出来就好,他老人家知道您是孝顺的孩子,不会责怪您的。他看见你心里放不下这个自责的包袱,在天堂也不会安心的!他在天堂时时刻刻注视着他最心爱的女儿,只有他最心爱的女儿快快乐乐幸福美满才会让他瞑目,才是最大的孝顺!」乡巴佬搀扶着妈妈,手掌轻柔地抚慰着妈妈的粉背。慢慢的哭声渐渐歇息,眼中的迷惘痛苦渐渐隐去,我想妈妈应该是放下这个多年来的心结了。

  说实话,我心里有点感激这个解开妈妈心结的乡巴佬了,虽然我非常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扔掉手里的石头,朝妈妈他们走去。「妈,我看你被他拉上车,不放心就赶过来了。」妈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哽咽着对我说:「既然来了就给你外公嗑个头吧!」等我们都弄完的时候,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离开了。妈妈没有说话,只是凝望着他渐渐离去的背影,眼神里带着一丝感激。

  爸爸在电话里听我说完这件事,也觉得挺意外的,竟然会产生这种意想不到的效果。「呵呵,没想到小鲁还有这本事!你妈妈看起来很柔顺温和,其实心里倔的很,爸爸劝过你妈妈很多次都没有效果,没想到被小鲁这么一弄反倒解开了她多年来的心结!呵呵,回来得好好奖励他!」我出奇的没有开口反对,或许心里还是对他有点小感激吧。

  带乡巴佬回家吃饭,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印象中好像爸爸从来没带员工回家吃饭过,没想到爸爸对妈妈解开心结这件事这么看重!

  饭桌上,他低着头一副紧张拘束的样子,如果不是那天我亲眼看见公墓发生的那一幕,我真的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呆呆的乡巴佬会说出那么澎湃激昂的话来。

  「来,小鲁,干一杯!」爸爸举起酒杯,乡巴佬赶紧双手举着酒杯和爸爸碰了一下,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的样子让我好笑不已,暗骂了句:「马屁精!」「小鲁啊,这件事我也听说了,你是先有过后有功,我是赏罚分明的,有功,我就请你吃饭。呵呵!有过,你也得有所表示,现在当事人也在桌上,你是不是应该罚杯酒请求原谅啊。」爸爸暗中朝他使使眼色。

  「我敬您,也请您原谅!」他端着酒杯,一副很诚恳的模样站在妈妈面前。

  「无所谓原不原谅的,那天在我父亲墓前,让我想通了很多事,无论如何在这件事上,我还是要感谢你的。」妈妈也站起来,平静地向他说道。说完,和他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他见妈妈一口喝了这杯酒,赶紧也干了自己这杯,激动地口不择言:「谢谢您!谢谢您!我心里一直不安……您能原谅我,我良心终于不再受谴责了!」「呵呵,好啦!现在大家都说开了,都没事了。来,来,来,小鲁吃菜,不要客气。」爸爸见是这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心里畅快,招呼乡巴佬不要客气。

  正当我以为今天的事,应该就将以这样为结局,接下来就是客客气气的吃饭了。却没想到峰回路转又起波澜。

  「小鲁,我有一个疑问可以问一下你吗?」妈妈突然幽幽地开口问他道。

  「可以……可以……您说!」乡巴佬赶紧点头。

  「我很奇怪,关于那个摔碎的陶瓷、我和我父亲之间的事、还有我父亲墓地的地址,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好像没告诉过你吧?!」妈妈注视着他,目光里带着点严厉和冰冷,又有一丝不解。

  我也很好奇,他怎么会知道这些妈妈的私隐,那个陶瓷的事是我说的,可其它几件事他怎么会知道的呢?甚至连爸爸也有点好奇地看着乡巴佬。

  「是有人告诉我的。」乡巴佬倒也干脆,直接就说了出来。

  「谁?」妈妈听他这么说,眼神带着点埋怨移向我。

  「不是我!我可没说!我都讨厌死他了!」我赶忙赌咒发誓道。「我……我就是和他说了陶瓷玩具是外公送给妈妈的,那也只是让他知道陶瓷玩具是无价的,钱是买不到的,让他一辈子心里懊悔死!妈妈我也是为你出气啊!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怕!」知道瞒不过去,我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

  「小坏蛋,等会再找你算账!」妈妈那会真的怪责我,又被我装可怜的顽皮样逗乐了,强忍着嘴角的笑意,嗔怪地瞪了我一眼。

  「不是小苗说的!您不要怪他!」乡巴佬不知道是真担心我会被妈妈责骂,还是缺心眼赶紧开口想妈妈解释道。

  「哦,那你说吧,是怎么回事。」

  「是……是……刘姐告诉我的。」乡巴佬憋着脸,像是便秘似的吞吞吐吐掉出这句话。

  「刘姐和你说的?」妈妈疑惑地皱起柳眉。

  「原来是刘阿姨!」我心中一阵释然,她是妈妈以前的老邻居,从小和妈妈一起长大,妈妈和外公之间的事她当然一清二楚。后来爸爸公司创业,她是第一批加入的员工。妈妈还是她介绍给爸爸的,严格说起来,她还算是爸爸和妈妈之间的媒人呢!

  「您……您不要怪刘姐,是我求她的!那些天我知道那个陶瓷玩具对您的意义后,心里真的太痛恨自己了,每天都处在自责当中,刘姐看我神色有异便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就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她当时听了后也骂我太不小心了,摔碎了您最宝贵的纪念物,这对您的打击和伤害是无法弥补的!我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真希望那天摔得粉碎的不是玩具而是我自己。后来,我从同事那得知,刘姐和您是老邻居,我就央求她告诉我您以前的事,那个玩具背后的感人故事,您和您父亲之间的温馨往事。刘姐刚开始不肯说,我就天天跟在她后面恳求她,我知道这或许是我唯一能够弥补我所犯过失的机会了。最后,刘姐或许是因为我的真诚,或许是我的执着,或许是我虔诚的忏悔之心,她告诉了我……」乡巴佬除了开头打了个磕巴后,接着娓娓述来,语调平稳而真诚,极富感染力。我再一次诧异和他平时紧张慌乱截然不同的表现。

  妈妈没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美丽的大眼睛里迷蒙着一层雾气。

  「唉,曼妮,小刘也是好心,所幸坏事最终都变成了好事!这些年来我也一直担心你,现在看你放下了,我真的很欣慰!」爸爸疼惜地握着妈妈的柔夷。

  妈妈迎着爸爸柔情温暖的目光,两只握着的手更紧了。

  和妈妈一下楼,就看见乡巴佬站在一辆车旁抽着烟,一看见我们出来马上掐了烟跑了过来。

  「你又来干吗?」我没好气的问道。

  「苗苗不许这么没有礼貌。」

  「周总说秦老师的车拿去保养了,派我这几天接送你们。」乡巴佬见我拉着个脸急忙向我解释。

  「爸爸也真是的,让这个乡巴佬来开车,他会不会开啊!」我心里不满地嘀咕。

  有些人是越看越顺眼,有些人则是越看越反感,我对乡巴佬就是后者。

  车子平稳地驾驶在马路上,看得出来,乡巴佬的技术还不错。这倒让我没有了攻击恶心他的借口了,心里正因此闷闷不乐时,看他总是有意无意间透过后视镜往坐在后座的妈妈瞄几眼。「死乡巴佬!看什么啊!」压着的火气可忍不住了,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

  「怎么这么臭啊?!」我捂着鼻子故意大叫起来。

  「有吗?没有闻到啊?」妈妈和他都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你们都没闻到吗?一股臭脚丫子味!是不是你又没洗脚啊!」我洋洋得意讽刺他。

  他脸嗖的涨得通红,一句话不说盯着前方,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青筋鼓胀。瞧他这副吃瘪气得发抖的样子我心里乐不可支。

  「苗苗,不许没礼貌!」妈妈不满地责备我。「对不起!小鲁你别生气,小孩子不懂事。」「没关系,您不要骂苗苗了,他只是和我开玩笑的。」乡巴佬脸色变得到真快,刚才还急赤白脸的,现在立马就换成一副大度不介意似的伪君子嘴脸。

  「虚伪!」我不屑地哼了句。

  妈妈恼怒地瞪了我一眼,我知道妈妈真的是有点生气了,只好不甘地闭上嘴。

  这几天都是乡巴佬来接送我们,看来爸爸还真的让他这段时间来做我们的专职司机了?!虽然极不乐意,总想找机会打击讽刺他几句,可一想到妈妈那天严厉的眼神,我吐吐舌头,这个念头只好缩了回去。

  「小敏姐,你们在看什啊?!」一进妈妈的舞蹈馆,就看见小敏姐她们围着舞蹈教室笑个不停。

  「苗苗来啦,快来看,你妈妈再教一个人做瑜伽呢,都教了一个下午了,那个人连最基本的动作都还做的不到位呢!」我挤进去一瞧,还真有点傻眼,原来是那个乡巴佬,妈妈正把他的腿往两边掰直,他脸色苍白两颊冒汗,嘴里发出嗷嗷地呼痛声。「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你年纪大了韧带发紧,现在要把它展开。」说着纤细的手掌又用力按了下去。

  「嗷!」乡巴佬发出一声惨叫。大家被他的狼狈样子逗得笑个不停,我突然发现妈妈微笑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狡黠,多么像我平时恶作剧成功时的模样!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就听见妈妈对他说:「好了,今天就先练到这里,记住回去要勤加练习知道吗。」说完妈妈径直就走了,只留下他艰难痛苦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见妈妈出来我急忙迎上去,就在这时,我好像看见他盯着妈妈滚翘圆润的臀部,眼神里闪过一丝淫邪精光,刚要看仔细些,他恢复了原来木讷老实的模样,哼哼唧唧艰难地爬起来。

  「妈,他怎么在这里?」我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他想学就来了呗。」妈妈看起来今天心情很好。

  「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啊?!」辛阿姨从人群里挤了进来,一看那个乡巴佬还在地上挣扎着,在妈妈耳边低声道:「怎么啦?」「教学生呗。」妈妈眼一瞥乡巴佬轻飘飘地说,眼神里有种说不出得意。辛阿姨好像明白了点什么,拉着妈妈到办公室去了,我一看,也顾不得看那个乡巴佬的笑话了,赶紧跟了过去。

  一进办公室,妈妈和辛阿姨已进了里面淋浴间,轻轻挨到淋浴间旁,小心翼翼地推开浴室门,里面热气弥漫,妈妈和辛阿姨正在冲澡,不自觉地舔了舔干热的嘴唇,就在这堵薄薄的墙壁后,两位姿容无双艳美绝伦大美人正身无寸缕,光洁如玉的肌肤,完全地暴露在空气中。血气一阵阵的上涌,直想冲进去,缩缩头还是不敢,只能老老实实地贴着墙壁偷听。

  「曼妮,今天你这是怎么啦?这么折磨人家?!」「有吗?我是在教他。」「是吗?他可是个新人啊!什么都不会,连拉筋都不会!你今天让他做的可都是连中级学员都很难做到的高难度动作哦!你没看到他疼得满地打滚了吗?」「哼,他活该!」妈妈恨恨地说。

  「为什么啊?!他不是解开了你的心结了,你不是还很感激他吗?」辛阿姨不解地问道。

  「哼,一码归一码!他那天在我爸墓前说的那些话,我确实感激他,可他打碎了我爸留给我唯一的礼物,我哪有这么容易放过他!」妈妈愤愤不平地说着,完全没注意到她这时的口气完全像一个受了委屈报复心极强的刁蛮小 女 孩。

  「哦,可怜的男人!」辛阿姨报以同情地感叹。

  原来如此,怪不得总觉得妈妈今天是在故意捉弄他,他活该!对那个乡巴佬一切吃瘪倒霉的行为,我总有一种特别的舒爽!但不知怎么的心里隐隐有种不安,可又说不出是什么?!

  她们好像快要洗完了,我赶紧退出来。

  两位大美女施施然从浴室出来,晶莹芙蓉雪颊上起着淡淡一层红晕,几缕湿漉漉的乌发贴在鬓角处,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悬挂在发梢头似滴未滴,仿佛不舍远离绝色佳人寸许。

  还没等我欣赏够美人出浴国色媚姿,小敏姐就进来找妈妈出去有事。我不禁暗自扼腕,很少有机会同时能欣赏到两大美人娇媚自然的一面。

  「苗苗,你怎么啦?没事吧?」辛阿姨看我一个人呆坐那,一时痴笑连连满脸发情状,一时又眉头紧皱扼腕叹息样,不禁关心地问道。

  「没……事……没事。」我赶紧做出正人君子状,还不忘偷偷地拭了拭嘴角流出的口水。

  「哦。」辛阿姨看我没事,就问起刚才在舞蹈室的事。「他今天吃不少苦了吧!」「哼,他活该!」「哎哟,小 孩 子家家的还这么记仇啊!呵呵!」辛阿姨好笑地看着我。

  「谁叫那个乡巴佬摔了我妈的东西!」

  「乡巴佬?!」辛阿姨不解地望着我。

  我就把那天他到我家组装屏风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辛阿姨。「咯咯咯!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插曲啊!笑死我了!」辛阿姨捂着小嘴娇笑的梨花乱颤。「他的脚真的那么臭啊?!」「臭!比臭鸭蛋加臭豆腐加起来还臭一百倍!」我苦着脸故作眩晕状似乎还沉浸在臭脚丫浓重的臭气里不可自拔。滑稽的模样逗得辛阿姨差点笑弯了她的纤腰。

  好不容易辛阿姨才停下笑声,擦着眼角的泪花道:「你和你妈妈一样调皮爱闹,不过,自从你外公去世后,我还从来没看过你妈妈发自内心的轻松惬意!虽然她表面看起来都没什么,可我知道她心里有一道坎,如果不迈过去,她永远不会真正的快乐!就冲这点,你们谢谢人家还来不及呢,还捉弄人家!」我心底里还是赞同辛阿姨的说法的,可对那个乡巴佬就是有一种本能的厌恶。

  【完】

上一篇:淫妇小兰之小村性奴 下一篇:真实和一个车友少妇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