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熟娇妻是淫荡熟妇


当你突然发现,和你一起生活了20年的熟娇妻是个人尽可夫的淫荡贱妇,会不会感到非常震惊?当你看到你妻子和三个男人一起疯狂做爱,让这三个男人同时把阴茎插进她身体的三个肉洞里的时候,你会怎么称呼这样的女人?

  这天,我和我妻子詹妮弗去我们的朋友家里参加除夕聚会,和我们的一些朋友一起狂欢迎接新年的到来。时间在欢乐的气氛中飞快地流逝,时间很快就过了午夜,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感觉都有些麻木了。

  这时,詹妮弗过来跟我说,阿尔有些多余的除草剂,问我是否要一些。我对那东西不感兴趣,就告诉她说不要。但我看出来詹妮弗似乎想要,就说要一些也行,但别要得太多了,多了我们也用不完。

  看着詹妮弗扭着杨柳细腰和丰满的大屁股和一些朋友朝屋子后面走去,我心里暗自得意自己能娶这样一个性感美丽的女人做老婆。詹妮弗一米六八,体重五十二公斤。

  由于几乎每天都去健身房锻炼,她的身材保持得既丰满又苗条。她对自己丰腴坚挺的大乳房非常自豪,常常不戴乳罩。为了参加这次聚会,她特意穿了一条黑色短裙和后跟很高的高跟鞋,这让她看起来更加性感。

  在聚会上,詹妮弗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所有男人的注意力,而且,尽管那些贪婪地注视着她的男人都很想把她带上床,我仍然非常信任她,根本不相信她会答应任何一个男人的性要求。所以,在她和一大群男人进入一间卧室的时候,我丝毫也没有多想。我在聚会上各处游荡,只不过是想找个能聊得来的人罢了。

  在聚会上,我和几个人就社会问题聊得很投入,也很投机,时间很快就到了凌晨。在这段时间里,我几乎忘记了詹妮弗,忘记了她和一大群男人离开大厅已经好长时间了。大概到了凌晨5点左右,聚会即将结束,我也开始到各处寻找詹妮弗。

  我一连找了两间卧室都没有看到她的影子,但当我推开第三个卧室的门的时候,眼前的场景令我非常震惊。只见在那间卧室的大床上躺着四个人,其中一个是詹妮弗,其他三个是我们夫妻都很熟识的男人,他们三个人同时肏着我妻子。

  阿尔躺在床上,詹妮弗跨骑在他身上,阿尔的阴茎下向上插在她的阴道里;她俯身向前,撅起屁股让道格将阴茎捅进她的肛门里;在詹妮弗的面前,迈克挺着粗大坚硬的鸡巴在使劲肏着她的嘴巴。

  在大床的旁边,还站着赤身裸体的楚克和戴夫,他们一边套动着自己坚硬的鸡巴,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着床上三男肏一女的多P大站,屋子里没有一个人注意到站在门口的我。

  我不知道自己站在那里看了多久,那样淫荡的性乱场面实在太过刺激,让我几乎忘记了自己。道格的大鸡巴凶狠地在詹妮弗的肛门里抽插着,推动着她的身体前后晃动,是阿尔的阴茎随着晃动在她的阴道里一进一出,同时,这样的前后晃动又让插在她嘴巴里的阴茎也自然地抽动着,龟头不断地插进她的喉咙,再退回到她的口腔。

  突然,迈克紧紧按住詹妮弗的头,粗大的阴茎使劲顶在她的喉咙里,我看到有白色的液体从詹妮弗的嘴角溢出。过了一分钟,迈克从她嘴巴里抽出了阴茎,立刻有大量精液流了出来。精液顺着詹妮弗的下巴向下流着,她伸出舌头舔着,想把那些精液再舔进嘴里吃掉。

  看到迈克离开,楚克立刻上了床,没等詹妮弗休息有下就再次把阴茎插进了她的嘴里。接着,道格也在詹妮弗的肛门里射了,而戴夫几乎在道格退出她肛门的同时把自己的大鸡巴插了进去。然后,楚克和戴夫便一前一后大力抽插起来。

  过了一会儿,道格和楚克同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我,他们脸上显现出尴尬的表情。接着,戴夫从他俩尴尬的表情中看出了问题,一扭头也看见了我。然后,正在闭着眼睛享受的詹妮弗感觉她身体里的鸡巴都退了出去,很纳闷地睁开了眼睛。刚开始,她的神情似乎仍然处在性欲亢奋的恍惚只中,两只眼睛看着我,却没有认出我是谁。慢慢地,她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白、越来越不自然了。

  我转身离开了那间卧室。

  ****    ****    ****    ****开着车回到家后,我怎么也睡不着。在这么短短的聚会时间里,詹妮弗怎么突然从一个可爱羞涩的小娇妻变成了和别的男人群交淫乱的荡妇了呢?但是,也许她早就是这样一个淫荡的女人了,可我却什么也不知道。

  大概上午10点左右,我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冲了杯咖啡,继续想着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大约11点30分的时候,电话铃响了,是詹妮弗打来的。

  「我能回家吗?」

  她问道。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如果回来的话,你只能得到我一个人,得不到你昨晚得到的那些男人。我还记得当三个男人同时进入你身体时你的嚎叫声,你还不断地告诉阿尔你是多么喜欢他的大鸡巴,多么想让他使劲肏你,你这算怎么回事嘛?」电话那头也沉默了很长时间,接着我听到她轻轻地抽泣声。过了一会儿,她终于说道:「请让我回家好吗?求你了。」「那你回来吧,詹妮弗。」

  说完,我挂断了电话。

  到了下午2点钟左右,詹妮弗终于回来了。让我稍感惊讶的是,她竟然是坐阿尔的车回来的。本来,当我在电话里告诉了她我听到了她跟阿尔说过的话后,我以为她不敢再跟阿尔显得那么亲密,没想到她竟然明目张胆地让阿尔把她送到家门口。更过分的是,他们到了我家门口后,詹妮弗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坐在车里跟阿尔又聊了大约10分钟,然后两个人又拥抱着亲吻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看着他们亲热的样子,我突然想到,詹妮弗是上午11点半左右打的电话,到了这个时候才回来,那么在这之间的几个小时里她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在做什么?看着那个拥有粗大阴茎的阿尔那么亲热地送她回来,我想,刚才那些问题已经有了答案。

  詹妮弗走进门时,我正坐在沙发上假装看电视。她站在我的面前,满脸的疲惫,一看就知道被男人们狠狠地肏了一个通宵又一个上午。我没理她,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等着看她要说什么。

  终于,詹妮弗在我身边坐下,小声地说道:「对不起啊,我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我感觉非常抱歉。我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你知道的,我绝对不会故意对你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我瞥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

  「我可以对上帝发誓,亲爱的,我不是故意要那么做的。在聚会上我喝得太多了,又抽了不少大麻烟,大麻和酒精的共同作用让我变得很愚蠢,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行为。我根本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开始的,等我明白的时候,想阻止它的发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他们一直在诱惑我,我只是无意识地跟着他们走。」我看着她,摇了摇头表示怀疑,「那些事如果没有你的同意怎么可能发生?在我的记忆中,当你和他们走进那间卧室时,你是穿着衣服的。依我的经验,即使在你喝醉的情况下,要想脱掉你的内裤也是很困难的,除非有你的帮助。」詹妮弗表情痛苦地说道:「我没帮助他们,只不过没有挣扎而已,但我当时真的糊涂了,不知道他们正在脱我的内裤,等我意识到的时候,阿尔已经插进了我的身体。我挣扎着想躲开他,向上帝发誓我真的那么做了,但我挣脱不开,有好几个男人的紧紧地抓住了我。」她低着头看着地板,继续说道,「等他们开始轮我的时候,我只能放弃反抗了。」接着,詹妮弗详细向我讲述了她记忆中所发生的事情。

  在聚会上,詹妮弗跟着那几个男人进了那间卧室以后,他们就着一个烟嘴轮流抽着用大麻叶子卷起来的烟卷。大约15分钟后,詹妮弗已经在大麻和酒精的作用下支撑不住身体,躺倒在了床上。

  她头靠着床头,身体躺在几个男人中间。接着,阿尔爬上了床,躺在詹妮弗的一边,而道格也同时躺在了她的另一边。两个男人都把坚硬的阴茎紧紧贴着她的腿,而詹妮弗没有觉得太过分,因为刚才在舞池跳舞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将坚硬的阴茎顶着她的身体。

  詹妮弗知道自己是个漂亮的、能招男人喜欢的女人,她以为他们这样的举动不过是对她的一种奉承而已,至少是一种欣赏她美丽和性感的一种自然的反应。

  男人们相互打闹调笑着,阿尔说道:「大麻的香味让我兴奋了。」道格也说道:「是啊,我也是的。你怎么样啊,詹妮弗?大麻的味道让你有性冲动吗?」詹妮弗咯咯地傻笑着回答,她有时候也会兴奋的。

  楚克说道:「别废话!其实是因为有詹妮弗在这里你们才兴奋的!」戴夫跟着帮腔道:「说的太他妈对了!她的确让我有了性冲动。她那性感的大腿让聚会上的每个男人疯狂。」詹妮弗低头看了看,她的裙子下摆已经被几个男人掀到了腰上,里面的黑色蕾丝小内裤完全暴露出来了。她想把裙子放下,但道格抓着她的手说道:「没关系啦,你就让我们看看吧,你就不要再隐藏了。」这时,阿尔又把大麻烟卷塞进她的嘴里,让她狠狠地吸了一口。

  阿尔对詹妮弗说道:「楚克说得对,就是你让我兴奋了,大麻的刺激只不过鼓励我把这个大声说出来而已。」詹妮弗又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然后就不停地咯咯傻笑着。

  阿尔又说道:「看吧,看看你把我弄成什么样了。」说着,他掏出了自己坚硬的阴茎塞到詹妮弗的手里,「看看,你把我弄得有多硬!」詹妮弗看着阿尔的阴茎,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大尺寸的大家伙,同时,她更吃惊的是这个大家伙已经握在了自己的手里。詹妮弗在认识我之前交往几个男朋友,也见过几根不同尺寸的阴茎,但它们都远没有阿尔的粗大。那东西大概有十英寸半长,大约和她手腕一样粗。她一边惊讶地看着它,一边不由自主地开始套动起来。

  道格在一边捧着詹妮弗的脸,伸出舌头亲吻着她。詹妮弗放开握着阿尔阴茎的手,企图推开道格,但还没等她躲开道格的骚扰,阿尔已经拽下了她的裤子。

  尽管詹妮弗左推右挡,还是没能阻止住几个男人对她身体的侵犯。

  看到阿尔已经褪下了她的内裤,道格一把就把詹妮弗拉到了自己的身上,而阿尔则趁机挪到她的身后,开始用粗大的阴茎摩擦着她的阴户。詹妮弗想尽量躲开阿尔的大龟头,但她的身体被道格抱得紧紧的让她无法动弹。阿尔继续在她身后骚扰着她,不一会儿就把龟头顶进了詹妮弗的阴道里,接着就不紧不慢地肏了起来,而且很快就将那根巨无霸的大肉棒完全插进了她的身体里。

  就在阿尔猛烈地奸淫着詹妮弗的同时,道格抱着她的头,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她的嘴巴里使劲亲吻着她。就这样,詹妮弗趴在道格的身上,被两个男人肆意玩弄着。时间不长,詹妮弗就被两个男人玩弄得失去了自我,她神情恍惚地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后来几个男人调换着位置玩弄她,哪怕一起奸淫她的嘴巴、阴道和肛门,她也没有反抗,甚至看到我站在门口的时候也没有应有的反应。

  我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听她讲完,最后说道:「我是凌晨5点15分离开的,那以后你们又干了什么?」詹妮弗低头看着地板,说道:「道格又点了一支大麻烟让我抽,并让我躺下来休息。然后他就让阿尔出去又找了一些男人来继续轮我。大概到早上7点,所有被阿尔叫来的人都奸污过我至少三次后离开了,我害怕回家,阿尔说要不然先去他家吧,等我平静下来再说。」「好吧,那么从7点以后你又干了什么?你什么时候到阿尔家的?从那时到你11点半给我打电话这段时间你在干吗?」我问道。

  詹妮弗声音低沉地轻轻回答道:「他一直在肏我。」然后,她仿佛豁出去了一般地说道,「我反正已经闯下了大祸,你想怎么办我也没办法,就你现在我扔出去我也无话可说。但我需要一个住的地方,如果你真把我赶出家门了,我只好去找阿尔了。我承认,我的确很迷恋他的大阴茎。我知道,一旦你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我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享受他的巨大了。」说着,她耸了耸肩,「所以,我让他在送我回来之前,把我肏了很长时间。」「那你觉得我知道了这件事以后会怎么处理呢?」詹妮弗轻声说道:「我不知道。我想这完全取决于你。我爱你,我希望你知道这一点。现在我所能做的就是求得你的原谅,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    ****    ****我真的非常爱她,所以决定原谅她。但宽恕并不等于忘记,原谅也不意味着会重新信任她。我永远也忘不了詹妮弗回到家后又在我家门口和阿尔聊了10分钟,而且他们还那么亲热地亲吻。

  我永远也忘不了当阿尔离开的时候,詹妮弗告诉他可以随时随地肏她。每次我打电话回家家里没有人接的时候,我都会想詹妮弗是不是和阿尔在一起。每当她和女友一起出去的时候,我都会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和女友去逛街了。

  在詹妮弗面前,我一直尽量掩饰着我对她的不信任,因为我知道,一旦她发现我的对她的怀疑,她就会想,既然我已经担上了这个坏名声,那我就继续坏下去好了。而一旦她这么做了,我想我们就真的彻底完了。

  我知道阿尔、道格、楚克和戴夫好几次给詹妮弗打电话约她出去,因为她都跟我说了,她说她拒绝了他们。我相信他们肯定会给她打电话的,这一点毋庸质疑。但我不相信她拒绝了他们,谁知道他们在一起都说了什么呢。

  我已经彻底脱离了那个所谓的朋友圈子,因为再也不想见到像阿尔等人这样的所谓好朋友。我也不再想见其他朋友,因为他们都知道了那次聚会上发生的事情,我无法再面对他们了。有一次,我偶然间碰到了戴夫,当他嬉皮笑脸地走过来跟我打招呼的时候,我一拳打断了他的鼻梁骨。

  后来,他们几个人的妻子知道了她们丈夫在那次聚会上轮我妻子的事情,感到非常气愤。道格的妻子甚至直接给我打电话说,如果我想报复她那个混蛋丈夫的话,她会跑到我家里来,让我随便玩弄她的身体,「既然道格给你戴了绿帽子,那你为什么不给他也戴一顶?」她在电话里气哼哼地说道。楚克的妻子也向我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我很想那么做,但是那样真的能解决问题吗?冤冤相报何时了?我想,只有上帝能给出答案吧?

  字节数:10840

  【完】

上一篇:洗浴中心的性事 下一篇:不满足的妻子玩3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