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连载  »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四十五章】【作者:渚碧礁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欢迎加入http://.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四十五章 小肖

  呼老二哪根粗长黝黑的阳具在舒雅娇嫩嫩的膣屄内徐抽慢顶着,凭呼老二这么强壮的体魄,他下身那吓人的凶兽抽送得竟然如此费劲?就可想而知舒雅下身粉嫩肉缝内是如何的紧致了。她下身膣腔内的窒碍难行程度也就可见一斑了。首发

  呼老二又一次猛力抽出粗大的阳具,硕大的涨红龟头一下子被从舒雅粉嫩腔道内抽出了大半,高高翘起的龟棱子刮出舒雅滞涩小径内的粉红粉红的嫩肉儿,

  一下子那玉洞内粉嫩嫩的鲜肉儿就被龟棱子刮得从玉洞内翻卷了出来,连带着一股蜜露从肉缝内汩汩四溢横流……

  视频看到这里双眼赤红的小肖右手撸动下身细长阳物的频率更快了,手上的力道也更大了。他那张笼罩在雪白蚊帐下的单人床也“嘎吱……嘎吱”晃动地更剧烈了。一边的卫生纸卷已经被他从上面撕下了一大叠,早已预备好了一会儿精液再次喷射时堵住马眼儿蛙口所需的纸张。

  小肖也不知道怎么搞得,每次当他用“影魔幻影”视频编辑软件编辑、修剪到这一段偷录的视频时他就感到特别的刺激,忍不住就像中毒一般开始手淫自撸起来。

  本来是打算编辑出偷录的视频来,好用来要挟舒雅就范的,可哪曾想自己先受不了刺激连连自撸,射了个一塌糊涂。昨晚半夜里用软件编辑这段视频时就忍不住射了两次,没想到今天起床后本想完善昨晚编辑的这段视频时又忍不住开始手淫了起来。如果不制止的话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再次把他年轻的精液射到卫生纸上去了。这都是亿万的子孙啊,就这么射在纸里白白的牺牲掉多可惜啊?

  其实小肖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女神舒雅实在是太诱人了:不仅外貌美若天仙,就那前凸后翘的美妙曲线、高耸浑圆的雪白玉女峰、点缀在雪峰上的那诱人的粉红娇嫩的小樱桃、那丰腴挺翘的美臀雪股、那萋萋芳草掩映下的白鼓鼓胀满满的阴阜、一线天般紧窄的粉嫩玉涧肉缝,无不让人看了血脉贲张,欲火升腾。再配上视频画面中粗大阳具在粉嫩牝户间“咕叽”有声的进进出出连带翻卷出的淋漓阴道嫩肉儿了?更何况还伴随着舒雅那听起来就让人销魂蚀骨的娇媚低吟声了?

  其实也不能怪小肖看到舒雅跟呼老二在游戏舱中的交媾视频就难以自持。这个后置镜头所拍摄的视频是“偷窥四人组”都没有看过的画面,如果其他三人看了估计也会把持不住撸棒自射的。小肖让田禧旺在游戏舱中安装了两个角度的偷窥视频摄像头,一个是正面全局性的,一个是在身后特定角度的。他们“偷窥四人组”选择观看的是哪个全局性的摄像头所拍摄的画面,所以某些呼老二奸淫舒雅的细节就不如这个安装在身后特定角度的摄像头所拍摄的细致入微了。

  不得不说这个镜头所拍摄到的呼老二肏弄舒雅的交合细节画面是如此的纤毫毕现!不得不说从这个特定角度拍摄的呼老二奸淫舒雅的画面更具震撼力,更有视觉冲击力,也更让人看了血脉贲张!就比如:这从呼老二身后角度所拍摄到的他的哪根黝黑阳具进进出出舒雅粉嫩牝户裂缝的让人喷鼻血的镜头画面细节;那纤毫毕现的被硕大龟头所带出来的翻卷的阴道内的嫩肉儿;那汩汩甘露从娇嫩膣腔内四溢的情景。更让人那感到强烈对比的画面是:呼老二裆下那黑毛丛中盈鼓肥大的阴囊“啪啪啪”的撞击在舒雅那雪白雪白的粉臀雪股间的视觉冲击效果。

  小肖之所以要用视频编辑软件剪接、处理这段打算要挟舒雅的视频是因为:

  一、突出剪接了视频对话中所暴露出的舒雅的真实身份;

  二、要掩盖住舒雅、呼老二眼部所戴着的AR增强现实眼罩型设备;

  三、把视频中他们周围的场景编辑、替换成了蓝乐歌城“炮房”内的场景,这样即便是舒雅也看不出这视频是在何处偷拍的了。

  经过小肖编辑的这段播放时间长度不到十分钟的视频,最后的播放效果是:任何人看了这段性交视频后都会认为舒雅在蓝乐歌城的“炮房”内红杏出墙了。因为视频中舒雅多次跟呼老二的对话都很清楚的表明她知道对方不是自己的丈夫但还是甘心情愿的非常投入地跟他上了床。

  小肖相信如果把这段经过加工的视频发给舒雅的丈夫戴庆看,他一定会信以为真的,因为视频中舒雅的身体、对话的声音都是真实的,作为最熟悉舒雅身体、声音的戴庆一定一眼就能认得出。在被强烈刺激后的激愤之下小肖就不相信戴还会再保持冷静,他肯定会信以为真的。而且舒雅被呼老二奸淫这件事从本质上来说的确就是事实,小肖所做的只不过是掩盖了事情发生地点而已。

  如果这段视频发给舒雅看,她会是什么反应呢?小肖有点不确定,因为舒雅自始至终都以为她只是在游戏中和“宁泽涛”做过爱,却不知道其实在现实中她已经被呼老二骗奸了,而且还是非常投入得被他奸得达到了几次高潮。如果她知道了这个震惊的事实后她会怎样反应呢?会彻底崩溃就此在自己的要挟下彻底自暴自弃吗?还是会?……其他的后果年纪轻轻的小肖也懒得去想。他所想的就是尽快的得到舒雅!

  本来面对强势的呼老二小肖选择了隐忍,前几次当看到呼老二在游戏中把舒雅脱得半裸,亲热、挑逗时他还能强忍住心中的怒火。可前天当他在偷窥视频中真实地看到呼老二把舒雅彻底脱得一丝不挂按在马桶上肆意奸淫时他终于忍不住了!自己心中向往的女神被呼老二这种流氓压在身下放肆的任意亵玩那种痛楚感让他痛不欲生。呼老二每用粗大的阳具戳顶舒雅娇嫩的羞处一下就如同戳在小肖的心头一样让他剧烈地心痛。他发誓要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自己向往已久的女神从呼老二手里夺过来,即使手段有些卑鄙他也再所不惜。

  呼老二他不敢去招惹,所以只好把下手的目标对向了舒雅。想通过威胁她声称要将这段视频发给他丈夫戴庆看,来逼迫舒雅就范。

  世界万物就是这么奇妙!在用软件编辑那段本来让他看上去心痛不已的视频时他突发的一个灵感,迸发出了转变的思路:就是把视频中的男主角幻想成了自己。再代入视频画面时整个人的观看心情都变了。当幻想成是自己在和钦慕已久的女神舒雅共渡爱河,共享鱼水之欢时他整个人都变得异常兴奋了起来,以至于他昨晚视频都没编辑好就连射了两次,用掉了一团团的卫生纸。以至于今天不得不再次编辑这段令他刺激不已的视频。

  所以说:做任何事转换思维很重要,变换心态更重要。

  就在小肖一边看着视频中的“自己”在舒雅那粉嫩肉缝中颠狂抽送着粗大的阳物,一边殷勤手自将着真实的自己的胯下之物时,他感到自己鲜红鲜红的龟头又憋涨的异常肿大了起来,又到了即将要喷发的边缘……他左手赶紧抓起一厚叠卫生纸随时准备着封堵那怒射的“枪眼”……

  倏然雪白的蚊帐内响起夸张又含混不清的歌声:

  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

  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

  习武之人切记仁者无敌

  是谁在练太极 风生水起!

  —— 这是他设定的手机铃声,周杰伦的《双截棍》。小肖皱起了眉嘟囔道:

  “妈的,谁啊?真会挑时候来电话,小爷我马上要舒爽了。”

  他加快了手自将的撸动速度想赶紧把憋在心首发底的欲火彻底痛快地喷射出来。

  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

  为人耿直不屈一身正气

  习武之人切记 仁者无敌!

  手机里的周杰伦继续嚣张地嘶吼着。小肖突然觉得自己选定的这个铃声好烦人!他猛地发现刚刚积攒起来的欲望一下子被这烦人的铃声给赶跑了,赶得欲望一丝也不剩。

  “妈的,谁啊?真他妈讨厌!要不还是接完电话再继续吧?”小肖不得不停下来手上的动作,去枕头边拿起自己的手机。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138******6,小肖看了一下时间十一点多还不到餐厅午饭时间啊?谁会在这个时间给他打电话呢?KTV歌城的客人?小肖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播放着的视频静了音,然后接通了手机:

  “喂?你好,是小肖吧?”如黄莺出谷般动听而又有些熟悉的宛柔的女人声音从手机哪头传入小肖的耳膜。

  “是我,你是?”虽然这美妙的女人声音有些熟悉可猛地又想不起到底是谁来。

  “我是楠城银行石江街支行的舒雅,咱们在吧台见过面的。而且你还……”

  “天啊,您……您是舒雅姐啊!您竟然真的给我打电话了?”小肖还不等舒雅说完就激动地惊呼出口。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他能不激动吗?而且就在刚刚自己还正对着视频中她的性感玉体殷勤手自将着自己的肉棒呢。

  “不好意思啊,实在是有些唐突了,其实我是看到了你上次留在我们车里的纸片上的留言才打给你的,不会打扰你吧?”

  “不会打扰,不会打扰,舒雅姐您太客气了。实际上我一直在等您的电话呢。”小肖激动道。

  “哦?是吗?可是……为什么?”舒雅好像对小肖的过分热情有些疑惑。

  “嗐,您太单纯了,我是怕您吃了大亏啊。你不是我们歌城的人,不了解呼老二的底细,他是我们保安部的经理,我不想在背后说他的坏话,不过我只想告诉您:我们财务室根本就没有什么必须要保安经理陪同才能进财务室的规定。他故意这么骗您,您觉得他会是好意吗?”小肖极力地给舒雅解释着。他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要过分去贬低你的对手,那样往往会适得其反。

  “噢,谢谢你的提醒。我这次给你打电话就是因为看到了你上次留给我的纸片,以后我不会再找呼经理联系业务了。我就是想问问以后直接去财务室找你说的刘会计就可以吗?”

  “嗯,是的。她是我小舅妈,您什么时候打算去办理业务跟我说一声,我给你打个招呼,肯定没问题。”小肖得意道。

  “其实我已经到歌城的大堂了,因为没有在吧台看到你才给你打电话的。你现在能跟刘会计打个招呼吗?今天正好是办理存款业务的时间了,我想现在就去财务室。”

  “什么?你现在已经到大堂了?这……您平时不都是下午才来办理业务吗?我下午才换班……这……”小肖有些惊讶,也有些失望。为什么失望呢?因为他希望能亲眼看到舒雅,能看到她因为自己的帮忙而投向自己感激的目光。能对自己产生好感,以后好方便自己……

  不能再迟疑了,小肖火速地扔掉了一直抓在左手的预备射精时用的卫生纸,然后开始在床角寻找自己的衣服准备赶紧穿好衣服好去见舒雅一面。

  “怎么?现在财务不上班吗?刘会计不在吗?”舒雅可不知道小肖的想法,她更关心自己的存款业务还能不能去办理。

  “财务跟我们的作息时间不一样,她们正常上班,我小舅妈也应该在……”

  “那太好了,那我可以直接去财务吗?小肖你用不用再跟刘会计说一下?”

  “这……您稍等一下。”小肖的头脑有些乱,舒雅打电话来的太突然了,彻底打乱了他本来打算好的要挟计划!如果能在现实中接近女神又成功地打断呼老二的好事,最终由自己替代他的话那么小肖又何必冒险再去费力不讨好地要挟舒雅呢?

  小肖得好好想想下一步要怎么做才能最终决定怎么答复舒雅,他此时虽然已经穿好了裤子,可是还没有穿上衣,还没有好好洗漱一番,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跟钦慕的女神独处的机会他当然要把自己捯饬得精精神神的才行。这还不算,还要从地下停车场东区的宿舍跑到一楼大厅,这一切都需要时间,需要很长时间,可舒雅女神似乎有些等不及了。如果女神第一次求自己帮忙就如此罗哩罗嗦一定不会给女神留下什么好印象的。

  他猛然又想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如果自己真的也像呼老二那样领着舒雅去财务室的话,那么保安部的监控摄像头肯定会拍摄到的,那样一来自己既不是就暴露在了呼老二的眼皮底下?自己虽然有小舅妈的硬关系罩着,在蓝乐歌城没人敢欺负,明面上他并不惧怕呼老二。可人常说: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像呼老二这种心狠手辣的混子什么事干不出来?真要是被他盯上了,那绝非好事。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小舅妈家关系再硬也挡不住呼老二对自己暗地里下黑手啊。所以自己帮舒雅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呼老二知道。

  想到这里他终于有了决定,给财务室的小舅妈刘秀琳拨通了手机。

  ……

  舒雅等了几分钟终于接到了小肖的电话,通知她可以直接去三楼的财务室办理存款业务了。舒雅心里很高兴,她感觉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不是吗?小肖,这位自己从来没怎么关注过、也没什么印象的前台小伙子居然在暗暗地替自己担心,竟然早就发现了呼老二对自己不怀好意。不仅如此他还早早地给戴庆打电话示警,又费力不讨好的主动帮自己联系财务室,可见他是多么的古道衷肠了。

  “真是个好小伙子,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感谢他。”舒雅边上楼,边在心里想着。虽然在前台也见过几次,可她对小肖的印象很模糊,只隐约记得他是一位白白净净的小伙子。

  来到三楼财务室敲开了门,出纳员小陈一看是舒雅,马上笑着站起身来:“舒雅,你怎么上午就来了?以前不都是下午来吗?现金我都还没整理好呢。”

  舒雅心想:“你什么时候整理好过?小懒虫,每次都是我来帮着你整理半天。真没想到看上去很纯洁的一个女孩子居然跟呼老二哪个流氓一起合伙来骗我?幸亏小肖告诉了我真相,不然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

  小陈本来已经习惯性的要拉着舒雅进里间的财务保管室去整理保险柜里的现金了,可是她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着舒雅空空荡荡的身后有些惊异道:

  “咦?呼经理怎么没有跟着来吗?这……”她马上停下了脚步,脸色复杂的迟疑了起来。

  舒雅看她的表情立刻就猜出刘会计肯定是没有事先跟她打招呼了,不然她不会这种表情的。

  “难道小肖没跟刘会计说吗?”她疑惑地看向了在一边低头不知在忙着什么的刘会计。

  “小陈,咱们财务什么时候轮到保安部来管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财务室我才是主管吧?”刘会计正好在此时也看了过来,她斜睨了一眼小陈冷冷地说道。一身名牌衣裙的她戴着各种明晃晃的白金、钻石首饰,一副雍容高贵的样貌,她具体的年龄舒雅实在是看不出,因为她化着妆,二十八九岁或者三十岁刚刚出头?

  “这……刘姐,我知道,可是呼经理他……”出纳小陈一看刘会计一脸的不高兴,马上惊慌着试图解释。

  “这是你正常的业务,别的部门的人无权指手画脚的,你赶紧跟舒雅去整理现金吧,哪个呼老二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是我说的,以后他少插手我们财务的事。”刘会计继续冷冰冰道。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跟舒雅去办理业务。”小陈唯唯诺诺应着。

  舒雅向刘会计投去感激的目光,可还不等她示意,人家刘会计就又低下头去忙碌报表了。还是跟她第一次见到刘会计时一样的冷傲。如果说第一次看到刘会计连呼老二都懒得搭理时她还有些吃惊的话,那么现在她知道了人家的背景后就再也不感到意外了,有个当官的父亲就是不一样,底气就是足,谁都不敢欺负,连呼老二这么凶巴巴的人都在人家面前不敢大呼小叫。舒雅心中无限感慨:都说人生来是平等的,可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人一出生其实就分出了三六九等。有的人一出生身份就高人一等,自己再拼搏、再努力也不如人家有个好爸爸,不是吗?

  “谢谢您!”虽然能感到刘会计打心眼里瞧不起自己这种身份低微的银行小职员,可人家毕竟还是帮了自己,应有的礼貌还是应该的,所以舒雅在与刘会计的办公桌擦身而过时轻声道了谢。像预计的一样刘会计并没有回应她,只是在舒雅背身跟着小陈走向了里间的财务保管室时,她忽然感受到了有一道目光在她身后上下仔细打量着她,她确信那是刘会计的目光,都说人的目光其实也是有能量的,被盯着的人会很自然的感觉的到。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当面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背地里却一直盯着我看个不停,到底是什么意思嘛?”舒雅暗自腹诽着,她不知道刘会计是出于什么心思那么盯着她看的,她也不想突然扭头去戳破刘会计的窥视。

  在里间的财务保管室小陈关死了房门,并没有急着去打开保险柜清点现金,而是先不好意思地向舒雅详细解释了呼老二要求她做的事。舒雅听了她的解释当然能够理解她的苦衷了:一个小姑娘怎么敢去得罪呼老二那种恶棍呢?舒雅又何尝没有体验过类似的无奈屈服呢?她明明已经知道了自己单位的赵主任对自己别有用心可还不是为了工作每每见了面还要强装笑颜吗?

  生活就是这样:该妥协时就得妥协,要不然你会被无情的现实撞得头破血流!

  *********************

  呼老二无力地倚靠在办公室的高档小牛皮转椅上,烦闷地抽着烟,他根本就无心去吃午饭。上午已经给舒雅连发了三条微信了,她都没有回复自己。他苦恼地偎在转椅里苦苦思索着:

  “舒雅难道真的是不理我了?她真的生气了?平时只首发要一联系存款业务她都会很积极回复我的,可这次怎么了?难道她连存款业务也不想要了?”

  “唉,怪谁呢?都怪我自己!上次我真不该强拉她进『炮房』,猥亵她。自己当时真是犯浑啊,都是吃了那该死的壮阳圣品惹得祸,有些憋不住了。其实是坏了我计划了这么久的好事……”

  已经足足两天没有再见到朝思暮想的舒雅了,呼老二真有些想她了,不只是肉体上的那种想,还想她的温婉、想她莞尔一笑的沉鱼落雁姿容、想她甜甜的柔美的能融化人心的美妙声音……

  虽然呼老二不想承认,但其实他已经不知不觉间深深地喜欢上了舒雅。

  呼老二一直在自己心里强迫告诉着自己:我只是玩玩她而已,不会动真感情的。我只是为了报复警察而已,谁让她是警察的妻子呢?我根本就不可能喜欢上她的,玩腻了就把她介绍给娱乐城来赚钱。可是事实是他真的喜欢上了舒雅,几乎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地步!

  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多,平时舒雅来办理存款业务时大多是这个时间,早就烦躁不已的呼老二打开了对讲机,调到一个特定频段:

  “喂,监控室吗?我是二哥,听到回答,听到回答!”

  “二哥,我是监控室,有什么事?”

  “哦,是『文艺青年』吧?你帮我盯着点儿,看看哪个银行的舒雅要是来了叫我一声。”呼老二吩咐道。

  “舒雅?她不是已经来过了吗?”

  “什么?你说什么?她什么时候来的?”呼老二急吼道。

  “好像上午十一点多就来过了,去了三楼的财务室。”

  “妈的,她来了,你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呼老二气愤道。

  “二哥,她去财务不是很正常吗?没有什么异常啊?所以……”『文艺青年』紧张地解释道。

  “是谁领着她去的三楼财务?你还记得吗?”呼老二想挖出哪个不知好歹跟他做对的人。

  “没人领着她,是她自己去的财务室。”

  “什么?她自己找去的?”

  “是的,的确是她自己去的三楼财务。”

  呼老二有些吃惊,不过想想也觉得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毕竟舒雅来蓝乐歌城办理存款业务好多次了,已经跟出纳小陈熟悉了,所以……

  “好吧,以后记住了,只要是她来咱们蓝乐歌城一定要通知我。”呼老二没好气地挂断了步话机。

  “妈的,既然舒雅来过了,财务的哪个出纳小丫头怎么不通知我?”

  呼老二又满腔怒火地拨通了财务室的内线电话:

  “喂?那一位啊?”一听就是出纳小陈的柔弱声音。

  “是小陈吧?”呼老二声音很大。

  “是我。您……您是呼经理?”小陈的声音有些颤栗了。

  “小陈没看出来啊?你可以啊!关于楠城银行的舒雅你还记得我怎么跟你交待的吗?”呼老二大声质问道。

  “这……呼经理,您别生气,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小陈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呼老二,是我,刘秀琳,怎么?你们保安部什么时候开始管我们财务的业务了?我怎么没有听兆总说过?你是什么时候接替我当我们财务的主管的?”电话哪头的声音突然换成了一位中气十足的成熟女人的质问声。

  呼老二一下子就听出来是刘会计的声音了,她的背景他怎会不知?再一想,自己的确是插手人家的权利范围了,这女人可不好得罪,他强自压住自己心头的怒火马上赔笑道:

  “哦,是刘会计啊,对不起啊。我就是问问,我可没有插手你们财务的事,我只是请小陈帮个小忙而已。既然你觉得不合适,那我以后……”

  “嘟……嘟……嘟”电话哪头传来了忙音,原来还不等他解释完,对方早已挂断了电话。

  “操!死女人,不就是有个当局长的老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妈的,别把老子逼急了,逼急了谁的帐都不买!”呼老二感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气得暴跳如雷。

  “舒雅现在既然连办理存款业务都不通过我了,那游戏就更不会找我了? ……我操,她会不会早已经通过别人来玩过游戏了?”呼老二气过以后马上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他突然想到舒雅已经两天没有来玩游戏了,这对于那么迷恋那款游戏的舒雅来说很不正常,他忽然警觉起来。

  “靠人不如靠己,还是我自己去监控室好好看看这两天的监控视频吧。”他站起身来向保安监控室走去。

  说到那款游戏,走在楼道里呼老二忽然又想起另一件很关键的事来,于是他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

  “黑仔,是我。”

  “二哥,什么事?”

  “什么事?我前天下午交待给你查的哪个:经贸学院教金融史的姓宋的老师查到了吗?怎么这么久了都没有消息?”

  “哦,查到了,我正想跟二哥汇报呢。”

  “这人叫什么?平时在经贸学院里怎么样?”呼老二关心地问道。

  “他叫:宋冠杰,听在经贸学院大院里混的弟兄说,这人挺有才,是海外留学回来的,年纪轻轻就被评上了教授。就是在男女方面不太检点。听说他老婆在省城一家着名的外贸公司当高管,平时他们夫妻俩很少在一起,所以听说他经常领漂亮的女学生去开房。”

  “这个王八蛋,果然是这种人。妈的,想办法找找他的麻烦,把他抓到咱们的哪个独门小院子里,我要好好审审他。”

  “什么?二哥,他那里得罪你了?他可是个教授啊,要是咱们绑了他影响太大了,恐怕……”黑仔担心道。

  “黑仔,你现在怎么越混越笨了?这种人咱们当然不能毫无借口就绑了他。他有车吧?”

  “有,听说是一辆英国MG罗孚汽车。”

  “那就好,碰瓷儿找茬不用我教你们吧首发?”

  “明白,不过众目睽睽之下因为交通纠纷就绑人恐怕也不太……”

  “黑仔,你现在怎么越来越胆小了。不过没关系,他不是喜欢带女学生去开房吗?那就好,你给我盯紧了,到时候咱们冒充警察去抓嫖娼,……”

  “嘿嘿,二哥,你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而且咱们以前也这么干过,经验丰富啊。”黑仔附和道,他对呼老二这次出的主意倒是很认同。

  说话间呼老二已经走到了保安监控室里。

  “二哥,您怎么亲自来了?您平时可是很少来监控室的。”『文艺青年』看到呼老二进来惊讶道。

  呼老二不想告诉他此行的真正目的,只是敷衍道:“随便看看,最近咱们的监控设备都正常吧?夏季潮湿、闷热监控设备容易出问题。”

  “一切正常。”

  呼老二已经坐到了一台电脑监视器前,开始打开能监控到六楼游戏体验区大门的哪个摄像头录制的视频,他把时间倒回到昨天中午,开始仔细地观看了起来,他倒要看看舒雅有没有本事能背着他进入VIP专区进入游戏区体验区……

  *********************

  “妈的,太丢人了,居然跟丢了?老子好歹也是陆战队特种大队出来的精英啊,居然被这么个柔弱的美女给耍了?这个舒雅看来真是不简单啊!”

  下午两点半左右,阿良从紧挨着经贸学院西边的那一大片浓密的油桃林子里钻了出来,看向了空荡荡的宽阔的学府路,哪里还有他一直跟踪的目标舒雅的影子?

  从上午一直跟踪到现在阿良越来越觉得这名叫舒雅的美女神秘莫测了:

  先是上午十点多这美女从楠城银行石江街支行打车出门时居然有个小胖子同事也打车跟踪她。试想一般同事会去跟踪一个普通女同事吗?既然跟踪就说明这名叫舒雅的美女肯定有故事。而且跟这名跟踪的小胖子同事肯定也是关系非同寻常,不然这小胖子不会放着工作不干专门跑去跟踪她的。

  阿良没想到他这一跟踪居然跟到了楠城最偏远的学府路来了,这还不算载着舒雅的那辆出租车又接着钻进了更荒凉僻静的一条石子路上去了。这条破路坑坑洼洼的把开着减震不佳破车的阿良颠簸的够呛。自从部队上复员回来后他还从来没有再受过这种以前训练时才受过的洋罪。

  好不容易在侯梅人造石材加工厂不远处的林子里等了好久才等到舒雅坐出租车出来,跟上后才发现最终舒雅居然进了那家在经贸学院斜对面的蓝乐KTV歌城。KTV歌城是什么场所?阿良当然知道了。他万万没想到舒雅这位看上去如此清纯、圣洁的美女居然进了这种乱七八糟的娱乐场所。他又掏出手机拍摄了下来,阿良估计白总肯定会对此十分感兴趣的。

  还好只等了二十多分钟舒雅就从蓝乐KTV歌城出来了,不过在停车场居然又被一名瘦高的白净小伙子叫到了角落里不知道在谈些什么。那小伙子看上去很年轻也就刚刚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看上去应该是这家歌城的员工,难道舒雅来歌城就是专门来找他的?他俩是什么关系?白总交待过只要是舒雅接触过的男人都要拍摄下来,于是乎阿良就又躲在旧面包车里拉近镜头把两人对话的场面拍摄了下来。

  两人聊了一阵子后舒雅又坐上了那辆出租车走了,不过一直在一旁拍摄的阿良发现哪名瘦高的白净小伙子似乎对舒雅的离去很是不高兴的样子,应该是他提出了什么要求舒雅并没有答应的原因?他拍摄了半天也没搞清楚这二人到底是何关系。因为两人的聊天始终保持着刻意的礼貌,虽然舒雅对那小伙子极为客气频频点头,但阿良能够看得出舒雅还是对他保持着一定距离的。

  舒雅回到单位时已经是快中午十二点了,到了午饭时间,阿良本以为这下这位美女该消停了,于是在附近买了份盒饭在车上吃了。吃完饭没多久他刚想安安生生的放平驾驶座椅好好睡一觉,没想到舒雅这美女又行动了,这次是骑着她的那辆粉色电动自行车。没办法阿良只好又跟了上去。

  舒雅最终进了和平路上的楠星小区,阿良估计这就是舒雅家所在的小区了所以也拍照留存了。拉开了远远的一段距离继续跟踪舒雅,终于发现她进了四号楼。

  火速加大油门跟过去,下了车冲进楼门听舒雅在几层开门,最终确定了:五楼东门。舒雅的家庭住址被阿良记录了下来。

  “知道了舒雅家的住址,这应该是今天最大的收获了吧?白总一定会对这个侦查成果很满意的。”阿良把面包车停在旁边的楼门口,躺在驾驶座上美美地想着。

  莫约过了二十多分钟,舒雅又下楼来了,不过这次她没有再骑她的电动自行车,而是步行走出了小区,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阿良继续遥遥地跟着。

  舒雅竟然又来到了学府路。过了经贸学院,阿良估计应该还是去那家侯梅石材加工厂,可是出乎他预料的是载着舒雅的出租车刚刚过了经贸学院就在一大片油桃林旁的一辆破电动自行车不远处停了下来。舒雅下了车不知道跟谁在一直打着电话,等那出租车走后她才警惕地看向四周。阿良怕被她发现于是便超了过去,在远远的前方停了下来,不过这段时间他一直都通过汽车后视镜观察舒雅的动静。舒雅见没人注意她后竟然钻进了浓密的油桃林子里。

  “搞什么鬼?怎么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下车了?这里离侯梅石材加工厂还有将近一公里呢吧?看她警惕的样子难道是憋不住了要进林子里去方便?可她为何要把出租车赶走呢?难道真打算解完手之后步行一公里到石材加工厂?这美女真是有点让人搞不懂啊。”阿良边看向后方边嘀咕着。

  阿良这一等可就时间长了,一等舒雅不出来,二等还是不出来,都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了还不见舒雅从林子里出来。倒是林边停着的那辆破电动自行车被两个一胖一壮的男人从林子里出来后就早早地骑上车走了。

  “这么长时间就是大解也该完了吧?”阿良在心里揣测着。没办法阿良不得不把车开过去然后在舒雅走进林子的哪处沿着她很明显的高跟鞋脚印跟了进去。直到跟到林中的一间破屋子高跟鞋的鞋印消失了。阿良闯进了那间破屋子,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屋里堆满了农药空瓶子、杀虫剂空瓶子,还有一张铺着草垫子的破床。看样子是果农为果树打农药时临时休息的屋子。

  舒雅就这么人家蒸发了,再也发现不了她的高跟鞋印记了。只是在屋子的另一侧多了几行大号男人的脚印,那脚印看上去似乎跟舒雅毫不相干首发。


【未完待续】

字节数:22288


上一篇:【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四十六章】【作者:渚碧礁 下一篇:【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四十四章】【作者:渚碧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