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丝袜淫女

丝袜淫女 第01章 不能穿丝袜的少女
  大家好,我叫星野美莎,今年十九岁,身高是163cm,三围是87E,58,86,朋友都说我的身材很诱人,嘻嘻,其实胸部大还是有很多烦恼,比方说,在夏天时总会惹来街上男性的目光,他们的眼神好色……不过,说到身材的话,我还是被姐姐比下去了。
  因为我们年幼丧失双亲,于是便跟姐姐相依为命,所以我们俩的感情特别得好。今天是她的大日子,因为她要结婚了!
  对方是一个健身教练,叫木村,但很快我就要改口叫他姐夫了。他是个高大英俊、又有风度的男士,我知道他一定会带给姐姐幸福的,真叫人羨慕。
  “美莎,你换好衣服了没有,时间不早了。”
  房门外姐姐正在催促我。
  “对不起,快换好了……”
  我回应了一句,心中却有点作难。今天我穿了一条淡黄色的丝质吊带裙子,为了庄重起见,我得配上一双淡黄色的丝袜。
  可是一年前,我曾经被一位男同学侵犯了,还被他威胁成为他的泄欲工具,每次跟他做爱,他都会要求我穿短裙和丝袜。自此,只要我一穿起丝袜,就会想起当时的回忆,身体自自然然会产生性荷。
  这一年来我都是改穿裤子,但今天我是姐姐的伴娘,这种场合怎能穿裤子?
  我望着眼前的丝袜,还是下定决心,慢慢把它卷摺,再套上右脚上。啊,这种久违了的质感,又滑又嫩的尼龙丝袜开始保护起我的美腿。
  其实我以前并不讨厌穿丝袜,甚至十分喜欢,因为我看见姐姐穿丝袜后也变得十分性感。
  然后又把丝袜套在左脚上,再站立,把丝袜拉起覆盖臀部。想不到一年没有穿,穿丝袜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生疏。我用手把丝袜扫平,变得均匀,脑子里便浮出以前的情景。
  有一个男生,正在来回抚摸我的大腿,又不时掐住我的乳房,吸吮。不久,他强行地撕破我的丝袜,然后有一根又热又硬的东西,钻入我的私处。他不理会我的拒绝,一下一下地抽插,击溃我的理智。我口中渐渐发出呻吟声,屁股又扭动着来迎合他的抽插。最后他叫了一声,把大量精液射入我的子宫里。
  “嗯嗯……啊……好舒服……啊……要去了……要去了……”
  我不知何时把手把伸入丝袜和内裤中自慰起来,情不自禁地按压阴核。
  “美莎,他们来了,快出来吧。”
  房门外的声音把我从高潮前的快感中唤回来,我竟然回想起之前被强暴的片段来自慰?我从睡床上下来,急急地整理好衣服,然后穿上一双白色的细跟高跟鞋,便出门准备迎接新郎来抢新娘。
  大厅的姐妹们都穿得花枝招展,但唯独是姐姐最漂亮,别人说结婚是女人最美丽的日子,果然一点都不夸张。门一开,就有六七名男性走进来,其中一个便是木村先生,其他的想必是他健身房的同事,因为每一个都十分健硕。但纵使如此,我们也不能让他们轻易抢走姐姐。除了收开门利是,还得折磨他们一番。
  我的好友奈奈之前作了一堆惩罚卡,要新郎接受挑战。
  一开始他们都很幸运,抽到的都不外乎是做掌上压,吃芥末之类的事,太容易了吧。但是这次,抽到的惩罚竟然是要新郎舔姐姐的脚。可是看一看木村,脸上似乎一点难色都没有,难不成他已经习惯了?
  “奈奈,这样太过份了吧,万一待会儿肚子痛就麻烦了,不如取消吧。”
  我似乎背叛了奈奈。
  “美莎太扫兴了,那么由新郎的朋友代罚吧,就后面那位帅哥怎样。”
  奈奈指住了新郎后面的一个男性。
  那人是我的堂哥哥,叫星野雅人。从前我们父母离世后,叔父便把我们暂时寄养,由于叔父叔母没有后嗣,他便把我们当成是亲生的看待,此外,叔父还另外收养了一个儿子,这个就是雅人了。
  他比我大两年,由于和我们姐妹的年纪相近,所以从小便青梅竹马。而且雅人成绩和运动很优秀,又特别疼我,自少我便很喜欢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堂哥。
  大约两年前,姐姐跟我搬走了,而且我们各自的功课都忙,便很少联络。
  “我倒是没所谓,但我怎能碰木村先生的未婚妻呢。”
  雅人从后面走到前面来,数年没见,感觉他比以前显得更高大、更成熟了。
  “也说得对,那我们这边也换人吧,美莎,由你去吧。”
  奈奈恶作剧地把我推出去。
  “奈奈……这太过份了,雅人哥哥他……”
  我有点不好意思。
  “美莎的话,我没问题。”
  我还来不及反应,雅人已经蹲下来,很有风度地把我右脚的高跟鞋脱去,然后双手把我的小腿提到面前。
  我只剩下一只脚支撑全身,幸好奈奈把我扶着,我才不至跌倒。
  雅人先伸出舌头轻碰我的脚趾,我反射性地向后缩了一下。雅人等一会,又再轻舔一下,这次我从丝袜上感受到他舌头的暖意,开始习惯起来。
  丝袜彷彿传来淡淡清香,让雅人不禁吸啜起来,于是他就像婴儿吸吮妈妈的乳房一样。每一只脚趾都被他细心温柔的“宠幸”过,我被他这样刺激,感到痕痕痒痒,口中不时发出“嗯啊”的呻吟声,幸好身旁的众人笑声把我的呻吟声掩盖过了。
  此刻我又感到爱液正要流出来了,看着雅人把我的丝袜染湿,我又忍不住回想以前也曾被精液染污过丝袜。但不知为何,这时我不感厌恶,却感到很舒服。
  只是刚才自慰时已经把丝质内裤弄湿了,现在又再有淫液流出来,私处的感觉很难受,假如有东西能填满它就好了。
  “好了……奈奈、美莎,不要再玩了,我们要去教堂咯。”
  姐姐的说话又再把我从幻想中带回来。大家看看钟,时间的确有点晚了,奈奈也只好鸣金收兵。
  雅人把我的脚从口中吐出来,然后很有礼貌地替我穿回高跟鞋。
  “刚才失礼了……”
  离开屋企时,雅人在我耳边轻轻地道歉。
  我以一个微笑作回应,其实我并没有介意。
  接下来我们到教堂行礼。我亲眼看着心爱的姐姐步入教堂、宣誓,心中又喜又悲。喜者因为姐姐找到好归宿,悲者,姐姐以后就是别人的妻子,我就不能再跟姐姐一起生活了。
  可是今天自己有点心不在焉,大概是因为穿着丝袜,很久没有试过这种两腿互相磨擦的滑滑感觉,加上今早想过色色的事情,当姐姐跟姐夫热吻时,我不禁会幻想起他们今晚会翻天覆地做爱的情况,下体便流出更多淫液。
  当婚礼结束后,姐姐和姐夫都在门外照亲戚朋友拍照。我实在忍不住,便趁没人为意时走到附近树丛中,倚着一棵树要自慰起来。
  “呜……已经湿成这样子了……美莎你真是太好色了。”
  我在自言自语,手正把丝袜内裤拉到大腿处。我小心的再环视一下四周,确认没人后,便开始爱抚自己的乳房和阴唇。
  “嗯嗯……啊……”
  纵使以前不愿意,但我仍是忘不了性交时的快感,男人撕开我的丝袜,扯下我的内裤,毫不留力地抱着我抽插。
  我把手指伸到阴道里抽插,淫水如河水般涌出,已经很久没试过这么兴奋的自慰了,这难道是拜丝袜所赐。我不知自慰了多久,连我都不知道有一个人就站在我附近。
  “雅……雅人哥哥……”
  我不知所措,连忙把丝袜内裤拉起,再用双手掩盖胸前。
  “美莎,想不到你变得这么坏了,竟然偷偷地在这里自慰。”
  被尊敬的人看见自己这副德性,真是无地自容。姐姐的婚礼,还有数百名亲戚朋友在附近,而我竟然匿在一角自慰。我也不知如何解释,只能说因为穿着了丝袜,身体便会不其然的感到性兴奋。
  “难怪刚才我舔你的脚时,你表情好像很痛苦,对不起,我没有留意。”
  “雅人哥哥……会不会讨厌我……”
  想不到雅人还会在意我的感受,令我不敢正视望着他。
  “怎么会?但这可真是困扰,我觉得,美莎你穿着裙子和丝袜实在太漂亮了。不能穿的话,实在很可惜。”
  雅人说完后便走过来,把我抱住,然后在我耳边轻轻说话。
  “放心吧,我会解决妹妹的烦恼。”
  说罢,雅人便吻过来了。我已经很久没碰过男人的嘴唇了,这次不懂扺抗,竟不知不觉迎合着他,雅人见我没有扺抗,便把舌头伸进来。时间就像停止了一般,除了口里感到软软的舌头在交缠,其余什么都感受不到了。我们的口唇交缠了数分钟,雅人才把舌头伸回,但口水像丝一般仍然连接着舌头。
  “不行的,我们是兄妹……”
  我轻轻地把他推开,纵然我的情欲已经被他挑起。
  “所以我才要替妹妹解决生理问题哦。”
  雅人不待我答应,右手就已经在我裙内乱摸,或许他认为我已经默认了。但确实,被男人爱抚,要比自慰要舒服多了,而且他紧紧地把我抱住,让我更感到安全感。
  “想不到美莎下面湿得一塌糊涂呢。”
  此时,雅人还把我一边的吊带放下,我左边的乳房便露出来了。
  “嗯嗯……不要……会被人看见的……”
  “几年没见,美莎的乳房竟然变得如此丰满,而且又尖挺又有弹性呢。”
  他急不及待地以舌头挑逗着我的乳头,又吸又舔,令我全身似乎触电一般,实在太舒服了。
  “嗯……啊……雅人哥哥……嗯……”
  我舒服得发出阵阵呻吟声,他知道我的弱点已被他掌握,趁我不能反抗,便退下我的丝袜和内裤,手指直接插入我湿润的小穴里,发出啧啧水声。
  我合上眼睛,正全神贯注地享受快感时,雅人握着我的手,然后我感到右手正握着一根又热又硬的棒子。原来不知何时,雅人已经拉下了西裤的裤链,掏出了一根庞然大物,我一看之下,这东西起码有十八公分长吧。他要我小心奕奕地触碰肉棒。
  “其实今早在舔你的脚的时候,我的下半身已经有点不安份了。”
  他在我耳边细语,让我感到耳边有点痒。
  “嘻嘻,原来哥哥也是这么色的。”
  我明白他的意图,便开始替他手淫。
  “还不是你害的,谁叫我的妹妹这么可爱性感。”
  被他这样一赞,我心都甜了。我们俩彼此在享受性器官所传来的快感。雅人的手指技巧很快,而且十分温柔,我知道他再抽插下去,我便快要高潮了。
  “美莎,我要插进去了。”
  雅人把手指拿出来,取而代之的,用他的巨棒顶在我的阴道口。
  “可是……我们是兄妹,这是乱伦……”
  虽然有点可惜,但我不想越过道德的界线。
  “美莎,你以前不是说过长大后要成为我的太太吗?不交合的话怎么成为夫妻。”
  想不到他还记得儿时的笑话,还真让人感动。
  我知道男人去到这一刻,根本没法忍耐。最重要的是,我也耐不住了。
  我微微地点了点头,雅人便把肉棒插入了我的阴户了。
  “呀呀……嗯嗯!”
  肉棒把我的道德底线,以及阴道一起刺开。从穿起丝袜时所产生的空虚感,现在已经被填满了,除了呻吟外,我表达不出其他的反应。
  “噢……美莎的里面……啊呀……好湿……好舒服……”
  刚才手淫时,阴茎已经被我弄出来的精水润滑了,现在雅人很容易便直插到底。
  “啊呀……雅人哥哥……嗯……好粗……啊。”
  已经一整年没有性交,起初我又没信心阴道能放入这样又粗又长的阳具,但现在却整根插在自己体内,还直顶子宫,实在太舒服了。雅人从我的眼神得知,我已经准备好,他便开始抽插他的阳具。
  “哈哈……美莎,你的小穴……啊……在吸我……喔喔……”
  这就是所谓的名器吧,就算是我自己的手指放进去,阴道也会把它紧紧地吸着不放,男人似乎都很喜欢这样的阴道。但是雅人的阴茎这么粗,不知会否很难受。
  不过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他很快便习惯,并且很用力地快速抽插,我都被他干得爽歪了。过了一会,他把我的手撑在树干,自己则从后一边揉搓乳房一边抽插。
  “雅人哥哥……啊呀……呀……好棒……美莎…快……嗯……嗯……快不行了……”
  我最受不了这样的上下夹击。明明下身都已经抽插人家了,还要玩弄我的胸部。
  在这样的快感所冲击下,我的阴道喷出了大量爱液,而且停不下来,为免大叫出来,我用手掩着口,令自己只能发出“嗯嗯”的呻吟声。
  雅人在此情况下也没有停下,反而更用力的揉握我的丰胸,下面抽插的声音发出得更加频密,我知道,他也要高潮了。
  “美莎……啊啊……我也……啊……要射了……嗯喔喔喔……”
  雅人再猛力地抽插数下,狠狠地顶着我的子宫。
  我被他插昏了,他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注入我的子宫、阴道中。不知射了多久才停下来,还真是恐怖的射精量。
  “啊啊……哥哥……太过份了,竟然把精液射入去,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我站起来,望着正在流出的精液,有点苦恼。
  “要是受精的话,我跟你立刻就在这里注册结婚吧。”
  想不到他说得一脸正经。
  “嘻……说笑的,今天是安全期。别说笑了,快帮我清洁吧。”
  他有点又好笑又好气,但还是很有风度地拿出手帕,为我清洁下半身,然后又替我整理头发、衣履。跟雅人做爱不知不觉便过了半小时,要赶快回教堂了,离开树丛后,雅人给了我一张卡片。
  “美莎,你穿丝袜时的问题恐怕是一种心理病,如果有时间的话,来我的办公室谈一谈吧。”
  我看一看他的卡片,世事怎会这样恰巧。
  “原来你是东京大学心理学系的助教啊,太巧合了,我明天便是那里的学生了。”
  我急不及待向雅人报告我已经考入东京大学的心理学系了。
  我们大家都很高兴,不禁笑语世事奇妙。
  本来我还有很多入学的事情要请教他,但这时,天空中有一些东西掉到我手上,是一个白玫瑰的花球。我还未回过神来,便有一大群人围着我祝贺,连雅人都被她们挤开了。
  我看见奈奈露出羨慕的眼神,又看见姐姐幸福的笑容,或许幸福从此就会降临在我身上。

上一篇:嫂嫂的美腿 下一篇:和岳母在海水浴场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