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獵物

夜深了,文也在小院的角落裏等待著獵物。

這是一座偏僻的院落,妓女杏子和美奈住在這裏。

汽車響聲傳來,開進了小院。

車停下後,兩個穿著單薄的豐滿女人走下了車,杏子稍為高些,穿著簡單的吊帶裙,裏面似乎一絲不掛。

美奈微胖,穿著性感的襯衫和牛仔短褲。

兩人說笑著走進房間,杏子一邊走已經一邊開始脫了。

她們不知道獵手正在身後。

「我要趕緊上廁所。」美奈對杏子說道。

杏子脫下裙子,裏面果然什麼也沒穿,豐滿的胸部高聳著,乳暈和乳頭都很大。

杏子滿意的撫摸了自己一下,「美奈你快點,我也有點急。」

在美奈走進洗手間小便的同時,文也突然闖入了她們的房間,迅速的將一塊蘸滿迷藥的手絹捂在了脫光衣服尚在驚兀中的杏子嘴上。

杏子雪白的身體掙紮了兩下便癱軟下來,爛泥一樣的仰面倒在地毯上,碩大的雙乳、小腹和大腿上的贅肉慣性的顫動了幾下。

文也情不自禁的在她小腹上抓了一把,光滑、柔軟而富有彈性。

杏子雙眼和嘴唇微張,兩隻胳膊無力的甩在身體兩側,一腿伸直,另一條腿彎曲著向一旁撇開,把整個陰戶暴露無遺。

「等一會兒再慢慢收拾你這個婊子。」文也罵道。

文也接著沖進洗手間,將坐在馬桶上的美奈一把提起,美奈一邊滴著尿一邊被文也扔在了沙發上。

文也掏出手槍指著美奈,「不許出聲,不然打死你!」美奈嚇得縮成一團哆嗦著。

「把上面的襯衫扣子解開!」美奈隻得解開幾個扣子,露出了她39英寸的豪乳。

文也一邊用槍指著美奈,一手把一隻潔白的巨乳從美奈的乳罩裏面掏了出來,「真夠重的。」

文也把巨乳放在敞開的領口上托起,以便美奈可以用嘴添到自己的乳頭,然後用繩子把她捆了起來,栓在沙發上。

「給你看一出好戲,看完你死了也值了。警告你不許出聲!」文也用槍捅了捅美奈的下身。

文也接著要做的是把尚未蘇醒的杏子綁結實了,以免麻煩。

好在他是這方面的專家,毫不費力的就把杏子的身體五花大綁起來。

粗糙的麻繩深陷在杏子豐滿的肉體裏面,特別把乳房和小腹突出出來。

他把她放在床上,雙手舉過頭頂綁在一起,然後再綁在床梆上,這樣杏子颳的幹幹淨淨的腋下也毫無遮擋了。

接著文也把杏子的雙腿叉得很開,將兩個腳腕分別綁在了一邊一個的床腳上,杏子幾乎再無法動彈了。

最後,文也陰沉的將一個活套套在杏子的脖子上,另一端和床頭綁在一起。

「準備快活吧,小鳥。」文也已經有點等不及了。

迷藥的力量尚未消失,杏子隻是稍微有些知覺。

文也趁這個時候開始逗弄杏子的敏感帶,他開動一個金屬震蛋輕輕的在性子的小棗般大的乳頭上摩擦著,片刻這兩個小棗砰的跳起,迅速飽滿堅硬的豎了起來,就像文也自己的陽具那樣。

文也趕緊用兩個金屬夾子夾住這兩顆小棗,生怕它們扁了下去。

金屬夾子接通了微弱的電流脈沖,刺激得本已碩大的乳房更加腫脹起來。

「真是個騷貨,禁不起一點刺激。」文也咽著口水。

兩顆乳頭開始輕微的顫動了,文也向兩個乳房注射了一些激素,在激素的作用下乳房進一步膨脹,由于乳房的根部被繩子勒緊,它們看上去就像是兩個完整的氣球,非常誘人。

文也瞪著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終于忍不住騎上杏子被繩子勒細的腰部,把陰莖埋在兩乳之間摩擦起來。

由于繩子的拘束和乳房的腫脹,文也被夾得很緊。

他把杏子無知覺流出的口水用手指舀了出來,抹在兩乳之間潤滑著,又取出一個震蛋,一手一個,在杏子的腋下摩擦。

杏子全身都是性感帶,腋下也非常敏感,隨著震蛋的震動,杏子的上身和雙腿都開始一抽一抽的。

雙乳隨著身體的抽動摩擦著文也的陰莖,非常柔軟舒服。

文也用膠布把兩個震蛋固定在杏子的雙腋下,雙手騰了出來向上揪著夾住兩顆堅硬乳頭的金屬夾。

杏子的抽動加快了,眼睛也慢慢睜開,無神的看著天花闆,身體機械的按摩著文也。

文也很快就興奮了,他猛地用雙手把兩隻乳房向內按去,陰莖在巨大的壓力下膨脹到了極限,已經碰到了杏子的嘴唇。

文也最後向前猛推一下,龜頭被杏子的雙唇包裹,下面的睪丸也嵌到了雙乳之間,全方位的撫摸使文也噴射了,濃濃的精液粘在杏子的嘴唇上,舌頭上,杏子也被刺激的身體跳了一下。

文也喘息著,慢慢的將陰莖抽了出來,從杏子的身體上爬下來,在一旁休息。

他順手將迷藥給喘息著的杏子聞了聞,杏子又暫時昏了過去,唾液混著精液充滿了杏子的口腔。

文也休息著,一邊看看杏子的下身,緩緩流淌的愛液已經把杏子屁股下的床單弄濕了一大片。

看樣子昏迷中也是有快感的。

文也一手撥弄著杏子腋下的震蛋,一手抹著杏子的嘴唇,把精液送到杏子口中。

每碰一下,杏子的陰道中緩緩的液體就會急沖出一股,文也非常享受的看著這個反應。

隨著文也的逗弄,杏子也開始蘇醒,嘴唇開始主動吸吮著文也手指上的精液,乳頭也顫得更厲害了。

當杏子嘴邊的精液差不多全抹進嘴中後,文也慢慢的將手指抽出杏子的嘴唇,杏子的頭隨著文也的手指微微擡起,嘴唇撅起似乎不願意離開。

文也隨即用一塊膠布將杏子的嘴蒙了起來,他怕稍後杏子會發出太大的響聲。

文也知道迷藥的力量就快過去,眼看杏子蘇醒的差不多了。

文也開始進攻下面,他把另一個震蛋放在杏子的小腹上任其自由跳動,另外拿了一個小型橡膠震蛋塞入杏子的肚臍。

杏子立刻開始呻吟了,豐腴的腹部像被捶擊的鼓皮那樣顫動著,和雙乳的顫動遙相呼應。

文也趕緊看看性子的下體,在強烈的雙乳和腹部刺激下,性子的雙唇之間已經飽含了半透明的液體,雙唇也開始擴張。

文也輕輕的將金屬震蛋觸碰了一下杏子的陰蒂上端,「呼」的一下陰蒂就彈了出來,淫水也猛烈的從雙唇中湧出。

文也將震蛋的頻率調高,並死死的按在杏子突出的陰蒂上,杏子被縛的雙臂和雙腿都顫抖起來,嘴裏發出「唔唔」的叫聲,淫水更加傾瀉而出。

為了不使杏子的陰蒂收縮回去,文也用事先準備好的U 形鋼絲夾從根部夾住陰蒂,這使杏子的陰蒂看上去向顆透明的肉葡萄。

文也可以隨便在它表面撫摸逗弄,杏子興奮的瞪大了雙眼,有點受不了了。

文也將震蛋固定在陰蒂上方一點,讓它似有似無的觸碰著,保持陰蒂充分充血。

然後,文也將一個外形粗大的橡膠陰莖拿了出來,這個是個陰莖狀的注射器,中間是空的,容積很大。

與一般注射器不同,除了龜頭部分有一個開口外,陰莖周圍也遍布著微小的注射孔。

文也將這個陰莖在粘稠的液體中蘸一下,這樣所有注射孔就暫時被封閉起來了。

文也又將一杯熱得滾燙的清酒和催淫濟的混合液倒入了注射器,堵上活塞。

杏子在全身的刺激中享受著,扭動著,淫水橫流。

「太棒了!」文也再也忍不住了,將表面微燙的的陰莖注射器猛地插入了杏子的陰道中,接著猛烈抽動。

這一刺激使杏子完全醒了,但是馬上陷入了另一種癡迷狀態,陰道緊緊抱住粗大而熱辣辣的橡膠陰莖,蠕動著,嘴裏不斷的大聲呻吟,享受著來自雙腋、雙乳、肚臍、小腹和陰道以及渾身繩索拘束的強烈刺激。

隨著文也將注射器來回抽動,杏子的胯部擡了起來,猛烈的顫動了幾下又坐了下去,再擡起來,顫動幾下,又坐下去,她在積累著快感。

文也看得口幹舌燥,就在杏子再次擡起胯部顫動的一瞬,他猛的將活塞一推到底,滾燙的清酒和催淫濟一起從細小眾多的注射孔中針一般的射入了杏子得子宮和陰道。

這幾乎要了杏子的命。

杏子被突如其來的猛烈刺激燙得一跳,屁股猛地坐下,陰道突然強烈的抽搐起來。

文也緊按住注射器一兩秒鍾,然後趕緊拔出,他更樂于觀看杏子一張一合的陰道口,連帶著周圍陰戶和腿根的肌肉也一起痙攣。

為了保持這個抽搐,文也將又一個金屬震蛋捅到了杏子的陰道,震蛋一下子就被吸了進去,同時杏子的叫聲也顫抖起來,大腿內側和小腹也繃得越來越緊,她快要崩潰了。

被綁得結結實實坐在一旁沙發上的美奈,一邊猛添自己的豪乳,一邊睜大眼睛看著。

突然,她猛地用牙咬住自己的乳頭,腹部開始抽動起來,她的高潮來了,赤裸的下身濕了一片。

由于驚嚇,仍舊不敢發出聲音,強忍著低低的「嗯」著喘息著。

「給你來個厲害的!」文也又把一個震蛋捅進了杏子的陰道,同樣被吞沒了,兩個震蛋在陰道裏猛烈碰撞發出「噠噠噠」的高頻響聲。

文也接著又將一個一頭強烈旋轉和振蕩著的如意堵在了杏子的陰唇上。

杏子不行了,她腹部開始猛烈的抽搐起來,伴隨著連續的尖叫,膝蓋隨著大腿不斷的往上踢動,可是雙腳被固定在床腳上,使她不能踢高。

雙乳上的小棗也隨著身體猛烈震動了,使得上面的夾子也來會擺動,更加重了對雙乳的刺激,吸收了催淫濟和激素,杏子的精神開始恍惚,眼睛無神的翻著,叫聲已經快啞了。

文也用大拇指在杏子濃密的陰毛上觸摸著,在陰戶往肚臍方向約兩寸的地方猛然按下,直到感覺觸到了硬物後便來回按動,這一下使得陰道內的震蛋緊緊壓迫在杏子的G 點上,一時間,杏子突然瞪大雙眼,渾身失控的抖動著,並開始了潮吹,一大股淫精從被如意壓住的陰唇間猛烈噴出兩尺多高,隨著小腹的痙攣一下一下的噴到文也的臉上。

「真好味!」文也添著杏子射出的液體。

「嗯,差不多了。」文也心想,「這個女子耐力恐怕不行。」

他把如意拿開,任由淫精噴湧。

文也拿出另一隻無針頭注射器,裝滿了濃縮純催淫濟,將注射頭緊緊壓在杏子突起的陰蒂上,文也摳動注射器的扳機,濃縮液體隨之高速的刺入了杏子的陰蒂,這給了杏子最強烈的刺激。

杏子突然感受到來自陰蒂的巨大力量,如同暴風雨般強烈,她感到陰道中決堤般的放松,大量液體洪水般噴出。

杏子雙頰潮紅,雙眼圓睜,脖子上和雙乳上的青筋依稀可見,她覺得自己喘不上氣來了。

杏子胯部猛的向上一挺,兩股奶汁像噴泉般的從乳頭噴出,整個身體猛地停止了顫動,在繩子的壓迫中僵挺著,雙腳和雙手痙攣的彎曲著。

文也想,「最後了,最後了。」

于是把杏子脖子上的活套拉緊,用手緊握著再次膨脹的陰莖,跨站在杏子的上面,將精液射向噴著奶汁的巨乳。

在文也射精的同時,坐在一旁觀看的美奈也再次達到了高潮,她抽搐得從沙發上滾到了地毯上,由于繩索栓著,她面朝下弓在地上,裸露的那隻巨乳摩擦著地毯,雙臀一拱一拱的經曆著餘波。

文也看了看美奈,又欣賞了一陣肥臀僵在半空的杏子,不知是惋惜還是興奮。

他最後取出一根空心長針,對準被催淫劑刺激得腫脹成半透明的陰蒂猛地插入,陰蒂「噗」的一聲破裂了。

隨著這最後的刺激,杏子屁股猛地下沉,腹部強烈收縮,上身向上彈起,但是脖子上的圈套被床綁緊緊系住,一下便勒緊杏子細小的脖子,她的喉嚨「咯咯」作響,杏子在極度不堪的高潮中窒息了。

夾著長針的陰唇最後收縮了幾下,長針隨著在空中震顫,噴出一串血珠,陰道中「嘎嘎」作響的吐出兩顆曾賦予她無限快感的震蛋,身體慢慢松了下去,身上的液體也停止了噴射,隻有尿液無知無覺的洩了出來。

文也仔細看著杏子的身體,這是他的作品。

杏子雙乳頭仍然堅硬,上面夾著金屬夾,乳房表面滿是乳汁和文也的精液,嘴角膠布下流出一絲鮮血,腋下和肚臍上的震蛋還在震動,震動在松弛的小腹上波浪般的傳遞開去,一波一波的;屁股下面和兩腿之間蕩漾著粘稠的液體,如同一汪水潭,她的雙腳還緊緊的向內摳著。

文也去扳了扳杏子的腳,僵硬的。「她應該是去了。」

文也取下杏子身上的金屬夾和震蛋,拔出了陰蒂上的長針。

他接著取出手槍,朝著杏子的右乳開了一槍,杏子的身體再次猛地一跳,鮮血和脂肪混合著噴了出來,杏子的陰唇跟著抖了一下,液體又開始流出來。

「難道還沒死透?」文也又朝杏子的小腹開了一槍,杏子又跳了一下,腹部出了個大洞,腸子也翻了出來,血嘩嘩的流著,跟著大腿也再次顫動了,不過幅度不大了。

「看來還是要用槍來解決。」文也想。

文也讓杏子在床上慢慢抖著,他轉向趴在地上高潮得暈了過去的美奈。

他把她從沙發上解下來,脫去了美奈的襯衫和短褲。

美奈醒過來,看著床上流著血的杏子尖叫起來。

「不許叫!趴在她身上!」文也吼道。

美奈哭著趴到了杏子身上,兩對豪乳對在一起互相壓著,文也看著就很興奮。

他跳上床騎在美奈背上,重量使她們的肉體壓得更緊了。

文也把美奈的雙手向前舉起,夾住她的頭,這樣和杏子的雙臂就重合了。

他把她們的雙手和上肢緊緊纏在一起,繩子一直繞到兩人的腋部。

接著文也向後退了退,騎在美奈肥大的屁股上,又用繩索將兩人的腰肢綁在一起。

文也觸摸到杏子的腰部時還能感受到微微的顫動。

他又反過身來騎在美奈的後腰部上,陰莖嵌在她的屁股之間,美奈哆嗦著。

文也最後將她的腿分開和杏子的腿重疊,並把兩人的大腿綁在一起,隻留下美奈的小腿還可以向上翹起。

綁好以後,文也看著哆嗦的美奈和餘波未平的杏子互相對著緊緊的貼在一起,如同一個人一樣。

由于兩人的豪乳,美奈的上身被墊起來向上翹著,非常性感。

「真是兩堆淫肉!」文也歎道。

美奈貼著血淋淋的杏子,聞著愛液、精液和血液混合的味道,身體裏有種莫名的興奮。

杏子肚臍上的震蛋同時刺激著美奈的小腹,她再次開始了。

文也看著美奈的陰戶流出的淫水不斷流向杏子的陰戶,這使他非常激動,他把又脹起的陰莖從後面插入了美奈的陰道,被綁住的美奈動彈不得,隻有嘴裏大聲呻吟,連帶下面的杏子一起蠕動。

文也一手拿著手槍,陰莖在美奈的陰道內抽動,他忽然看到下面的杏子的陰道也流出很多液體,于是一會兒在美奈的陰道裏抽動,一會兒又換到下面的杏子的陰道中去。

為了使美奈保持興奮,文也在杏子陰道中時就把槍管捅進美奈的陰道中抽拉。

這樣來來回回,兩個女人淫水不斷,身體蠕動不停,美奈也發出顫抖不絕的叫聲。

數個回合之後,文也發現美奈似乎更喜歡槍管,每到槍管進入美奈身體後,美奈的身體都要猛地向上挺起,陰唇夾的更緊,淫水流的更加兇猛。

經過兩個高潮之後的美奈,耐久力有所增強,陰道分泌著大量的液體,有力又富有彈性的夾著文也的陰莖。

文也有點受不了了,他決定增加對美奈的刺激,盡快結束戰鬥。

他把兩顆沾滿杏子淫水的震蛋塞進了美奈的肛門,美奈的肛門被刺激得使勁一抽一抽的,帶著肥臀抖動著。

文也又拿起催淫濟注射器分別在她的兩個乳房上各打了一針。

藥力擴散開去,乳房迅速的膨脹,美奈的呻吟開始變得恍惚起來,嘴裏不受控制的流著口水,淌在杏子的臉上,流入她的鼻孔和眼睛,杏子依然毫無反應的瞪著反白的雙眼看著美奈。

不一會兒,美奈的雙乳開始噴出白色的乳汁了,在四隻巨乳的夾縫中橫溢著。

她的屁股在下身的抽搐中微微撅起,文也趕緊將陰莖拔了出來,趁著朝上的陰唇還在張開,把一杯清酒猛地倒入陰道中,美奈大叫一聲,陰道隨之也開始猛烈的收縮,不斷將淫水和酒一起噴出。

美奈猛烈扭動著,喘氣聲越來越急促了,文也知道她的高潮就在眼前。

文也最後將槍管放在美奈陰道中抽拉,不再交換了。

隨著抽拉越來越快,美奈最後尖叫一聲,腰部往下一挺,小腿往上一撅,腳跟猛地打在文也的後腰,陰道緊緊鉗住槍管生怕它突然離去,全身開始痙攣起來。

這是她第三次高潮了,她的身體擺動著,帶著身下的杏子在床上猛烈的彈跳,使文也在杏子陰道中的陰莖受到強烈的刺激,快挺不住了。

美奈強烈的抽搐了一陣之後,隨著一股淫精瀉出,高潮漸漸有所平緩。

就在美奈開始回味的時候,陰道中的槍管突然斜斜的射出了一顆子彈,穿透了美奈右側的子宮和輸卵管,穿透了內髒,打斷了肋骨,最後從右乳穿出。

美奈再次強烈的痙攣起來了,同時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順著子彈的路線從體內噴向體外,帶著她的生命爆發著,大量的血尿混著淫精從陰道口瀉出,乳汁混著血液從乳房中噴射,美奈感到無比的松快。

她的頭也向上翹起,帶動上身不斷向上撅著,流著血的乳房和杏子的乳房不斷的摩擦著,反複幾次後,美奈的小腿最後向上一夾,喉嚨發出「咯」的一聲,口中噴著鮮血,兩顆震蛋從肛門激射而出,肛門緊緊收縮,隨後身體便挺在那裏僵硬著不動了。

文也從杏子的陰道中拔出陰莖,插入僵挺著的美奈流著血尿的陰道,把最後的精液射了進去,美奈似乎正在等待這個,文也感到她陰道不斷抽緊,和全身一樣僵硬起來。

兩個女人的身體貼在一起,一個僵硬著,一個顫動著。

文也被鉗著拔不出來,他隻有用槍抵在上面美奈的後心上開了一槍,子彈穿過了兩個豐滿的肉體,死去的屍體反射性的顫動了幾下,美奈的陰道經過最後的抽搐後,整個身體便松了下來癱在杏子身上,豎起的小腿也掉了下去,同時也將文也釋放了出來。

「真是不折不扣的婊子!」接著,文也換了一把大口徑裝有達姆彈的手槍咬著牙又朝美奈的腰部開了一槍,子彈穿過美奈的腰肢鑽入下面杏子的腹部爆炸了,杏子的腰部小腹被橫著炸開,內髒、腸子還有輸卵管和卵巢都飛了出來,將床單濺得血肉模糊。

文也又將兩支槍管在兩女的陰唇上撥弄了幾下,兩個肉體不再動了,隻留下兩個陰道還在汩汩的流著血尿和愛液,說明著死去前的高潮。

文也在一旁坐下喘著氣,望著兩句疊在一起潔白的肉體和大攤的鮮血,實在有點舍不得離去。

他慢慢收拾好器具,洗幹淨身體,穿戴整齊,走出了這個寂靜的小院,去尋找下一個目標。

上一篇:DJ QUEEN 下一篇:荒唐的山区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