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与熟女云儿的一夜情

深夜的北京,天空被或远或近、斑斓鬼魅的灯火搅得污秽不堪,客厅里摇曳着电视的亮光,我斜靠在沙发上,透过巨大的飘窗玻璃看着不远处的护城河。
  初春的夜,依然有些风寒料峭,河面的冰已经消融,月光下波光鳞漓。
  软软的沙发,醉人的烟雾,身心的愉悦,昏昏欲睡的舒适感觉。
  手机屏幕忽然亮了,是短信,是云儿来的。
  「睡了吗?好累,好舒服,好想,好怕……」
  犹豫片刻,我起身把烟捻灭,运指如飞。
  「没睡。舒服就好,不要怕。」
  「我怕,怕自己以后再也离不开你了……」果然如我所料,这问题确实有些棘手。
  我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全身放松下来。眼前若隐若现地浮现起刚刚过去的一个半钟头,过去的两场肉搏。
  夜里12:30,我开车来到云儿家的小区门口,身穿红色羽绒服的云儿已经在路边等候,看到我的车,她小步跑过来,拉开车门,一股冷风扑面而入,我转头对她微笑,云儿略显羞涩地看了我一眼,小声说了句「唉,你好……」,便低头向下拉了拉羽绒服的拉链,不再说话。
  不错,眼前的云儿看起来比视频里看着要稍稍苗条一些,脸盘儿貌似也小了一圈儿,还算得上个颇为清秀的熟女良家!
  我按了按她的手,开车直奔西四环而去,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该往哪里去,只是想找一个僻静的场所。
  气氛稍显尴尬,我悄悄把车里的空调温度调高了些,一会儿,云儿便有些不自在地挪动着身体。
  「热了吧?把羽绒服脱了吧,跟爱斯基摩人似的,怪别扭的。」我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随口说道。
  云儿犹豫了一下,随即脱下了外套,里面是一件嫩黄色的打底衫,很贴身,似乎是箍在身上的,里面的文胸很薄,连乳头的外形都显露无疑。
  靠!这小娘们就迫不及待了啊!
  「车里气味儿挺香,是什么花的气味儿?」云儿抬起头问道。
  「薰衣草,能让你放松神经。」我神情自若地答道,这话听起来很虚伪,因为这是我老婆最喜欢的气味儿,所以我的家里和车里都是这种具有调情和舒缓功效的神奇花香。
  说到这儿,您肯定猜到了,没错,我这半夜的把云儿约出来只是为了打炮。
  媳妇出差十天不在家,无数精虫上脑,漫漫长夜难熬啊!但我并不想去酒店开房,虽然北京满大街都是形形色色的酒店和宾馆,因为几乎所有北京的酒店都要复印两个人的身份证留作公安局备案,狼行天下不留踪,俺可不能在公安那里留下把柄!不过,俺出门前便早已想好了应对之策——车震!哈哈,没错,就是车震!
  您可能会问了,这云儿又是何许人也?
  云儿,女,现年38岁,是位公交售票员,离婚十载零两个月。她可是我最近两个多月来见缝插针石头里挤水熬夜上网搜到的一位良家熟女。
  要说这云儿,与之前认识的那些女网友还真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最初搜索到她时,只是想拿她名字调侃一下,不料她表现得特别一本正经,一派淑女风范,正言厉色地告诫俺她只和有素质的同龄男士聊,不许说无聊的话题等等,如此这般。哎呀!这是欲擒故纵呢?还是冥顽不化啊?有点意思哈!想到这些,一下勾起了俺的斗志,爷可不信这邪!俺使出浑身解数,抓住此女喜好文学和幽默言谈的心理,祭出侃天逗地大法,至于话题嘛,当然不能上来就直奔她那一亩三分地儿,因为女人进入状态总要慢一两拍的,需要讨好一下、预热一下,在这点上,俺可是做足了功夫,看到自己一点点取得成绩,那叫一个爽啊!
  经过俺的循循善诱、毁人不倦、深入浅出,一个月后成功将熟女云儿拿下,从此后,她成了俺无话不谈、无性不聊的铁杆粉丝,说实话,在年前那些忙碌日子里可没什么事比让淑女云儿脱下自己的衣裤更让俺有成就感的事情了!
  万事俱备,只欠肏屄了!
  那段时间,我们经常在夜半时分视频相见,云儿基本都是全裸出镜,这与一个月前那个正言威色,不苟言笑的淑女真是判若两人啊!
  云儿最喜欢的就是边聊边给俺喂奶,胸前那一对宝贝儿那叫一个肥白!那种感觉……似曾相识啊!隐约让俺想起了曾经的武汉小爱!唯独不同的是云儿比那时的小爱更成熟,奶子没有十年前的小爱那般挺拔,腰上还有些赘肉,不过熟女的独特味道不正在于那肥肥嫩嫩的一身肉嘛!
  「昨天,廖大姐问我司机大王怎么样,我说没感觉。」云儿小声说道。
  「她干嘛这么问你啊?」我盯着云儿肚子上那一圈儿肥肉,有些愣神儿。
  「不知道吧,我们这里好多司机和售票员都是假夫妻。」云儿坐直了身子,轻轻揉捏着乳房,「想她吗?」
  「想,想死了……什么是假夫妻啊。」我一下来了兴致。
  「真不知道啊?就是情人关系呗。」
  「啊?」我心里暗暗发笑,原来这潜规则无处不在啊!
  「大家长年一起工作,早出晚归,关系都不错。」「云儿,把奶子再托高点……对,就这样,哦……再捏一下奶头儿,用大拇指揉揉,哦…就这样,别停,揉……」
  「受不了……我想疯了……看……」眼前的云儿双眸半睁半闭,朱唇翕动,娇喘微微。
  「想让大王摸你的奶吗?」
  「不……不要……」
  「想让大王肏你的屄吗?」
  「不要啊……不要……我要你肏我,你肏我……」云儿已经几乎歇斯底里。
  我起身,在摄像头前展示高傲地昂着头的小兄弟,故意把涨得微微发紫的龟头凑到镜头前。
  云儿的身体几乎缩成了一团,她的左手紧握着右乳,右手伸向自己两腿间。
  「宝贝儿,分开腿……看你的水屄屄……快……」「不要……不要……」云儿蜷缩在电脑椅里,摇着头,双腿却大大地分开。
  我看到了她肥白的大屁股!真的好肥,好大!震撼眼球的大啊!我也看到了她下腹黝黑发亮、浓密茂盛的阴毛,以及毛丛里那条泛着水光的肉缝儿!
  「拉近点儿……宝贝儿……镜头拉近点儿……」看到了!我看到了熟女云儿肥厚的阴唇,看到了她唇瓣儿间晶亮的水滴!看到了她正用手指分开两片儿厚唇……颤抖着揉搓自己粉嫩的小豆豆,暴露无遗的桃源洞口已是灰里透红,随着急促的呼吸,一开一合,正沁出汩汩春泉!耳畔是云儿婉转淫靡的呻吟声。
  太刺激了!太刺激了!
  更刺激的事您能猜到吗?想不到吧——每次云儿如痴如醉地在摄像头前揉搓自己时,她十三岁女儿就睡在两米开外的大床上!
  呵呵,跑题了?那就急刹车,回归正传!
  一路闲扯,放松彼此心境,云儿已不再拘束,时不时地被我半荤半素的段子逗得前仰后合,双乳乱颤。转眼来到路边一处僻静阴暗之所,环顾左右,既无人行,也无车过,真乃车震的理想之所啊!
  我熄掉车灯,解开安全带,一把拉过云儿吻住她的双唇。
  淡淡的薄荷味道,似乎刚刷过牙,真是个用心的熟女!
  云儿热切地回吻我,燃情如火,刚开始似乎有些紧张,当我的舌头伸进她嘴里的一刻,云儿融化成了一滩滚烫的水,身体紧紧地贴着我,贪婪地嘬住我的唇舌,呜咂有声地吸吮着,不时地把舌头送进我口中。
  唉!久旷的女人是干柴啊,就等俺这引火棒了……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我伸出一双抓乳手,穿过云儿的打底衫,摸到了她柔软的乳房,想来年轻时她的乳房还算挺拔,至少应该是B碗儿吧,只是现在腰变粗了,显得乳房不那么丰满,加上三十多年地球引力的作用以及缺少男人的爱抚,使得她胸前的这对儿宝贝儿变得有些下垂了,不过绵软的奶子握在手里感觉倒是别有风味儿啊。
  云儿的身体还真是很久没有被男人触碰了,稍加按摸,便无法自抑地呻吟起来,浑身抖得一塌糊涂,她「呜呜噜噜」地嘟囔着,抱着我的脸像是在啃一个大水萝卜,弄我一脸口水,心里一阵阵犯呕。
  不过,马上要初尝街边车震的新奇感觉让我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腾出手推动把手,副驾的椅背缓缓放平,我趴在云儿身上弓起身子,撕扯着她的裤带,云儿会意地挪动屁股帮着我顺利褪下她的一条裤腿,然后分开两腿勾住我,一只手早已伸进我的裤裆,摸索着我雄起的男根。
  「想他吗?」
  「想……」
  「想要吗?」
  「想死了,痒……痒……」说着,云儿已经把我的鸡鸡从内裤里掏了出来,还连踢带踹地把我的Levis牛仔裤蹬到了膝下。
  「哪里痒?」我故意用手指按住她湿漉漉的洞口,按住她勃起的小豆豆。
  「下面……哦……是,就是这里……」云儿努力压抑着自己不叫出声来。
  「是哪里?这是哪里……」我更加不依不饶地揉捏起她的嫩穴。
  「啊……唔……是云儿的屄……哦……求求你,求你……快进来吧……」云儿几乎咬住了我的耳朵,大口舔着我,粗重的喘息吹得我耳朵痒痒的。
  云儿用力扒开我正在蹂躏她蜜穴的手指,一把握住我的鸡鸡往自己两腿间塞进去。
  「哦噢……」插入的一刻,云儿如发情的母狮一般长长地低吼了一声,屁股用力向上抬起,双腿牢牢地盘住了我的腰。
  云儿的蜜穴已经不再紧绷,绵软但却滚烫、润滑的感觉让我无法抗拒,我俯身含住她的乳头,舔舐着,吸吮着,用力抽插了几下,整个车跟着晃动起来,加上云儿近乎癫狂地扭动着身体,我一发而不可收,早把自己事先想好的什么性爱法则抛到了爪哇国。
  「哦!酸死了……哦……痒啊!」云儿双脚乱蹬,好几次踢到了车前的挡风玻璃,如果有人路过,看到我的车这样一通乱晃,看到车前乱踹的一双小脚,肯定会明白车里正发生着什么!
  不一会儿,我已是满头大汗,喷射的欲望排山倒海一般袭来。
  或许是车里太热,或许是车震的感觉太过刺激,我没有料到自己会这么快就要交货,于是迅速抽出鸡鸡,把右手中指和食指插进了云儿的蜜穴,快速抽插起来,云儿发现了我的举动,但身体被我压住,无力反抗,只是徒劳地抓着我的手腕。
  云儿的呻吟变成了呜咽,似乎高潮要来了。
  我把沾满淫水的手指伸进云儿嘴里,她忘情地吸吮着,我再次挺枪直入,全力冲刺。
  「啊啊啊……操死我啦!……不行了……要来了!啊……」云儿两腿紧紧缠住我,蜜穴痉挛着、抽搐着,猛烈地夹着我的鸡鸡,我稍稍退出一点,感受着她高潮时的悸动。紧接着再次狂插一气,然后畅快淋漓地把无数子孙射进云儿的蜜穴。
  精疲力尽!
虽然这次车震前后也就十来分钟,但我感觉仿佛是刚刚上演了帽子戏法,彻底被掏空了,周身酸软。
  斜靠在驾驶座上,我从车后座拉过事先准备好的毛毯盖在云儿身上,打开天窗,一股清凉的夜风冲进来,使我近乎混沌的头脑瞬间清醒许多,点上一支烟,享受着吞云吐雾的快意。
  「给我抽一口。」云儿歪过头,小声说道,眼睛里透出高潮过后的女人才有的柔媚。
  「你还抽烟?」我淡淡一笑,「女人抽烟可毁皮肤啊。」「现在死了都愿意。」云儿伸手从我嘴上抢走了那半截烟,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股淡淡的烟雾,却猛地咳嗽起来。
  我打开车内灯光,从她嘴上摘下烟,叼在嘴里,发动了引擎。
  深夜的京城,没有了白天的拥塞,我一路飞奔,不多会儿就到了云儿家所在的小区。
  「请我上楼坐会儿吗?」我冲着云儿做了个鬼脸。
  「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女儿住一起。」云儿挣扎着坐直了身子,伸手在我屁股上拧了一把。
  「那好吧,改天去你的大公交上做,肯定比我这里宽敞。」我坏笑着说道。
  「吹吧,你就,还不把你冻阳痿喽。」云儿整理好衣服,准备开门下车。
  我一把拉住她,盯着她的双眼,「吃饱了?」
  「嗯……」云儿羞涩地低下了头。
  「真吃饱了?」我托起她的下巴,不依不饶地问道。
  「没……」说着,云儿低下了头,却紧接着抬起头,绯红的脸颊,热辣的眼神,让我的心跳直逼一百八!
  「来。」我推门下车,然后一把拉过云儿,锁好车门,直奔路边的矮树丛。
  这是一小片小区绿地,就在云儿家楼边,女贞树、雪松,绝对的好屏障啊!
  刚刚开车进来时,我便看中了这块天然野战场。
  云儿有些错愕,没回过味儿来,已经被我从后面褪下裤子,分开两腿。
  「天呐……会被保安看到的!」云儿紧张兮兮地小声说道。
  「想看就让他看吧……」其实,正是这种很容易被人窥探到的危险深深吸引着我。
  才经车震,又历野战,人生几何,对酒当歌啊!
  我毫不客气地扶着小弟弟摸到桃源洞口,全力顶入,云儿「嗯」了一声,努力弯下腰,双手抓着一颗孱弱的女贞树,也许她很担心会被巡逻的保安发现。
  我却顾不了这许多,快速有力地抽送起来,云儿和可怜的女贞树一起被我撞得前仰后合,啪啪作响、沙沙作响。
  云儿的大屁股被冻得冰凉,穴内却是春水横流,我双手伸进她的胸前,揉搓她的奶子。在寒夜与被强插的双重刺激下,云儿松开了小树,微曲着俯下身,高高翘着肥白的屁股,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另一只手握住了我的蛋蛋。
  脚下的残雪在呻吟,身下的云儿在淫叫。
  「哦……吼……不要!饶了我吧,我不……不行了……啊……」云儿毫无章法的揉捏使我更加兴奋,肥硕的的屁股强烈地刺激着我的眼球,扶着她略显粗壮的腰身,狂肏数十下,浓浓的精液再次喷射进她的蜜穴深处。
  就在这时,远远地看见手电筒的亮光在摇曳,我们迅速压低身子,云儿麻利地提上裤子,冲我招手示意再低一点,我们就这样蜷缩在一派茂密的女贞树下。
  我张开嘴,努力平缓自己的呼吸,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又渐渐远去。
  云儿起身,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住我,却无语。
  目送着云儿上楼,我重新坐回车里,温暖如家的感觉,熟悉的薰衣草花香里混杂着一股淡淡的精液味道,伸手摸了摸,副驾的坐垫上有一小滩湿冷的印渍,黏黏涎涎。
  我打开天窗,点上一根烟,惬意地深吸了几口,吐出一个个淡蓝色眼圈儿,看着它们在夜风中消散,如梦如幻的烟雾,至狂至癫的炮战!
  「不会的,美好的生活会继续,包括你我。早点睡,宝贝儿。」这回答,我自己也有些不满意,但想不出更好的回答方式了。
  「安。」云儿的回答出奇的简单,也出奇的快。
  「安。」我回完信息,欠起身,把大半截烟头在烟缸里用力拧了几下,舒适地仰面躺下,很快进入了梦乡。
  梦里,我骑着波涛汹涌媚眼如丝的小爱,边上躺着另一个肌肤如雪的裸女,她,不是云儿……

上一篇:我和我的美女研究生的性爱关系(更新2至15楼,3至16楼,4至25楼,5至26楼) 作者:shingoumisu 下一篇:满园春